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印度神话 >

众鸟之王迦楼罗

时间:2010-11-28 16:3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TAG标签: 印度神话 迦楼罗

在印度神话中,迦楼罗是大神毗湿奴的坐骑,属次级神,据说展翼有336万里,遮天蔽日,其羽毛呈五彩。形鸢或鹰。

迦楼罗,印度神话 copyright dedecms

在印度神话中,迦楼罗是大神毗湿奴的坐骑,属次级神,据说展翼有336万里,遮天蔽日,其羽毛呈五彩。形鸢或鹰。
    神话故事中的迦楼罗是神鸟修婆那族的首领,众鸟之王,还有妙翼、神速者等等美名。和印度神话里大有能为的英雄们一样,迦楼罗有着显赫的身世背景,他的父亲是生主迦叶波,母亲毗娜达是另一位生主达刹的女儿。什么是生主呢,这大人物处于既有纷繁浩杂共性,又有排斥洗炼的概念化表述的印度神话体系中,要解释清楚他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简言之,在原初意义上,他是天地的维系者,给整个宇宙生命和力量的生物统摄者。不过后来这个形象被渐渐抽象化,他的职能也被其他天神分散了,到最后连“生主”这一称呼都被在仙人和人类始祖的身上,数量也渐渐变为七位或二十一位不等,迦楼罗的父亲和外祖父就是其中相当重要的成员。生主们的存在给人一种感觉——整个世界都是被“生”出来的。
  迦叶波娶了达刹的十三位女儿为妻,与诞下提婆一族与阿修罗一族的夫人们比起来,迦楼罗的母亲毗娜达不算是特别醒目的一位,并且她总是和另一位夫人一同出现,那就是龙蛇那迦一族的母亲迦德卢。
  迦楼罗的出生,还要从这两位美人的打赌说起,简直像是一部家庭伦理剧——在妻妾成群的家中,闲极无聊的夫人们总要有些事情做做。某一天,迦叶波让毗娜达和迦德卢许下心愿。迦德卢率尔说道:“我要有一千个有着同等神光的儿子。”毗娜达的沉吟了一下,说:“我只要两个孩子,但是每一个都要比迦德卢的儿子强大。”说起来,由她们繁衍而出的两族之间对立的种子,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埋下的吧。
  这种情况其实后说的人比较有利,只要压着先说的一个就行了。迦叶波也看出妻子小小的私心,他完全接受了迦德卢的要求,却对毗娜达说:“我只能给你一个半。”不久之后,迦德卢就生了一千个蛋,而毗娜达随即也生了两个蛋,没过多久那一千个蛋就孵化出了一千个用武有力,光彩照人的那迦子弟。看到这里毗娜达着急了,她偷偷敲开了自己的一个蛋,然而糟糕的是她的孩子根本还没发育成熟,这不谨慎的行为使其长子阿鲁诺成了残废。他愤怒的诅咒了母亲,诅咒她将做迦德卢的奴隶五百年,直到其次子诞生的时候才能解脱苦难,如果毗娜达依然无法压抑心火而再度提前敲破蛋壳的话,那这诅咒将永远不可能解开。说完这些话之后,阿鲁诺就化作了太阳神的御者,东方的曙光。
  仔细想来,也许这一切都是对毗娜达私心和急躁的惩戒吧——看到自己给亲生儿子带来的伤害,这对一位母亲来说已经是很大的痛苦了,更何况还要遭到他的诅咒。但是这究竟对毗娜达产生了多大的触动却要打个问号。
  此后毗娜达就约了迦德卢去大海散心,全然不知道诅咒之论已经悄悄启动了。这对姐妹无意中看见了搅乳海制造甘露苏摩酒时的附生物——神马高耳疾驰而过。这时迦德卢突然问毗娜达:“你说神马高耳是什么颜色的呢?”
  毗娜达据实说那是一匹洁白无瑕的神驹,但迦德卢却说它的尾巴有着黑色的杂毛。并且就在这个时候提出了惊人的赌约——看错的人要当对方的奴隶。不知是不是感受到命运的不可违抗,抑或只是一如既往的任性意气用事,明知阿鲁诺曾下过诅咒的毗娜达竟接受了这个赌约。因为神马迅疾如电早已远去,姐妹俩约定明天再来确定马尾巴的颜色。
  在生孩子问题上被对方摆了一道的迦德卢这时多了个心眼,她何尝不知道高耳的颜色。但是为了打赌胜利,她命令其子那迦们变成黑色的杂毛附在高耳的尾巴上。有些龙蛇认为欺骗不符合正法而断然拒绝了,任性程度和毗娜达不相上下的迦德卢竟诅咒了这些不听话的孩子,诅咒他们被人间王仙镇群王的祭火活活烧死。这个牺牲祭典连创造神大梵天都觉得不好轻易领受,对此他做了相当周密公正的安排,让那迦族绝处逢生。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第二天的赌约不用看就知道结果——迦德卢在那迦子弟的帮助下成功获胜,毗娜达因此也沦为奴仆。而与此同时,金翅鸟迦楼罗诞生了。
  即使迦楼罗刚出生就神光万丈冲天而起,被误以为火神而引得众人惊怖,但他的身边却没有母亲的呵护和陪伴,是独自一人寂寞的来到这世界上的。
  当如意翱翔的金翅鸟飞过大海找到母亲,等待他的却是迦德卢的命令——那迦族正要迁居到海岛快乐城去,毗娜达将背负着女主人前往,而迦楼罗则要背起他的异母兄弟那迦们。
  年幼的金翅鸟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了他桀骜不驯的天性,他并没有拒绝,只是背着群蛇飞向太阳,若不是迦德卢向司掌雷雨的因陀罗乞求救助,那么龙蛇们早就被烤得皮开肉绽了。或者因为飞翔的快感超越了死的恐怖吧,这些那迦子弟似乎完全没得到教训,稍稍安定便变本加厉的支使异母弟弟带他们去天空游逛。这回迦楼罗不干了,他沉吟了一下便问母亲:“为什么我们必须听从蛇的吩咐?”
  毗娜达将前因后果告知次子后,迦楼罗便向那迦们提出:他可以满足他们任何一个要求,但作为代价,那迦必须放她们母子自由。权衡之后,那迦们提出了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天宫之中,因陀罗带领的提婆一族守护下,抢来甘露苏摩。
  得知儿子即将面对艰苦决战的时候,毗娜达对他唱出了一首真挚的祈福之歌,大体是:“请风神保护你的双翼,请月神保护你的脊梁,请火神保护你的头颅,请日神保护你的一切!我永远专注于你的平安与幸福,愿你踏上平安的路程,为了事情大功告成。”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稍稍表现得像个真正的母亲。
  迦楼罗踏上征程后的第一件事情说起来实在不那么威风——那就是觅食。然而这看似简单的行为中,却隐含着父母亲对他的引导和教诲。
  有着巨大身躯的鸟王吃什么才能饱呢?毗娜达曾经提醒他吃那些泥沙陀人,千万别吃高贵的婆罗门。实际上,这是母亲在教育他懂得古印度人生存立足的基点——种姓的差别。紧接着,香醉山上的迦叶波也提醒儿子,可以去吃一头大象和一只巨龟。这二者原本是两位婆罗门兄弟,但因为手足阋墙而沦为禽兽。可能是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一切吧,父亲提醒金翅鸟,一旦切断骨肉之间的亲情,不但会失去种姓的高贵,甚至连性命都无法再延续。然而这个暗示对迦楼罗的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在吃掉大象巨龟时,他甚至本能的知道要尊重落脚处树枝上道行高深的矮仙,但却没有细细咀嚼父亲话里的意思。
  金翅鸟一出生,提婆族的世界里就发生了种种异兆:因陀罗的金刚杵冒出火焰,天人们的武器自动跑到一起互相撞击;晴朗的天空流星不断陨落,瞬间浓云密布降下血雨,这种景象连与阿修罗大战的时候都没有发生过。
  被恐怖所侵扰的因陀罗询问祭主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位睿智的导师告诉他,那是迦楼罗前来夺取苏摩了。并且深究起来这件事还是因陀罗自己招致的——在迦叶波举行祭祀时,他指挥这位豪勇的儿子背负祭火的柴薪,因陀罗背了山一样高的柴禾,半路遇上了众位矮仙,他们虽然法力高深,但个头却只有拇指大小,只扛得动一支细小的叶柄,并且因为来不及吃东西累的瘫软在牛蹄印的积水里。即使力量微小,但矮仙真诚的心意并不比力大无穷的人有所稍减,然而当时年轻气盛的因陀罗却狂傲的嘲笑了他们一番,扬长而去。
  矮仙们又伤感又义愤,于是他们开始大祭祀,祈求诞生一位有如意之勇,能如意而行,迅捷如思想,有因陀罗百倍之能的君王——那就是今天的苍穹之王迦楼罗。
  看到这里不禁感叹,即使纷繁庞杂并且不热衷于洗炼的概念性描述,印度神话却依然拥有再精彩不过的悬念和再缜密不过的结构。一切都在因果循环之中,表面看无所关联的一切,实际上却早已伏下了千丝万缕的草蛇灰线。
  因陀罗的可爱之处就是有着洒脱的豪快性格,听到这一切他依然不胆怯不回避,命令诸天严阵以待——自己和战友们曾击败过穷凶极恶的阿修罗,没有理由会输给区区一个黄口小儿!
  身披斑斓的黄金铠甲的天人们手持种种兵器四处林立,看起来如同天空流泻下的阳光般辉煌灿烂。但他们要面对的却是天生的战士,在描写这一段战斗的史诗中,迦楼罗曾无数次被比喻成死神。他扇起狂风,搅得三界一片狼藉,并彻底击退了众多著名的强大天人的攻击。
  金翅鸟在混战全胜之后,又从机关中夺取苏摩的场面简直像玄幻小说,动漫游戏的先驱一般:迦楼罗首先碰到了旋转的火焰剃刀轮盘,他变成细小的黄金之体围着它转来转去,从轮盘上方的空隙击碎了它的转轴中枢;接着是两头龙,他们双目会喷射火焰,目光所到之处是一片焦土,迦楼罗从二者之间飞掠了过去,让他们彼此将对方化为灰烬。通过重重艰难险阻后,迦楼罗终于成功的夺到了苏摩。
  将苏摩攫在手中的迦楼罗,大概没有想到等待自己的竟会是“命运的相逢”吧——归途中,他遭遇了此后一生的同伴与主宰,毗湿奴。
  毗湿奴是印度神话中的三大主神之保护神,他时常转世化身,其中一个化身就是因陀罗的同胞兄弟。之前与阿修罗争夺苏摩的过程中,他的参与对提婆方的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但这一次却在风平浪静后才出现,这不能不表现出他对这次掠夺的认知和态度。永恒之神见迦楼罗背负着苏摩疾行却没有丝毫觊觎的念头,便对这不贪婪的品性感到十分满意,要施与他恩典。迦楼罗竟毫不畏惧地说:“我要居于你之上,即便没有苏摩也长生不老。”
  实际上这已经是两个愿望了,但毗湿奴却全部答应了他,迦楼罗也心知肚明,于是他说:“我也要向阁下施一恩典,请世尊选择一个心愿吧!”
  这段对话完全表现出迦楼罗的性格,清廉但却并非没有野望,傲慢但又不失节制。上古之人用三言两语就塑造出了这样一个丰满而立体的性格,不得不让人钦佩不已。
  毗湿奴喜欢这样的初生牛犊,他欣然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挑选迦楼罗为他的婆诃那(坐骑),但同时也以金翅鸟为自己的旗帜,并说:“这样你仍高踞我之上。”
  这里还不是苏摩掠夺事件的结束,印度神话充分懂得制造一波三折的效果——因陀罗追上金翅鸟了。这位天帝挥动不可抵挡的金刚杵向迦楼罗打去,却只打落了一根羽毛。
  迦楼罗含笑对因陀罗说,因为金刚杵是苦行的仙人婆提吉的骨头所造,为了表示敬意他才抛下这根羽毛。当看见那羽毛上三千世界的绚烂光华时,在场所有的人都被它的美丽惊呆了,迦楼罗不仅因此而当场获得因陀罗的尊重和友谊,而且还被冠以“妙翼”之名。
  与本片多少有些别扭的主角相比,因陀罗再度令人感到了他的爽朗,在战场上这位天帝不但能痛快的承认失败,而且还不计前嫌的挽起了敌人的手臂,于是迦楼罗向兄长要求,今后生生世世以那迦为食。
  也许此刻因陀罗的立场有些复杂吧,因为双方都是他的手足,在其他一些故事里可以看出很多那迦龙王还都是他的密友,也许是迫于受制于人的情势,也许是出于某种全局性的考虑,他最终答应了迦楼罗的要求。随后他又与这位弟弟共同钻了文字的空子——那迦们的要求是让迦楼罗拿来苏摩,因此能将这甘露带去龙蛇的面前就可以了,至于他们能不能吃到,这就是另一码事了。兄弟归兄弟,苏摩可是提婆们的至宝,阿修罗对它心怀不轨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因陀罗麾下也为了保护它而损兵折将,哪有可能让龙蛇们坐收渔人之利。
  迦楼罗将抢回来的甘露放在俱舍草上,成功的换到了自由,他很“亲切”的提醒那迦兄长们按照规矩沐浴祈祷后再享用这甘露,但当龙蛇们完成礼仪后再来看时,苏摩却早已被尾随而至的因陀罗带走了。放置过苏摩的俱舍草从此后成了吉祥草,龙蛇们就拼命舔这草的叶子吸取残存的甘露,因此他们也取得了比一般生物更强的生命力,可以通过蜕皮不断重生,但俱舍草的尖利叶子也割破了他们的舌头,所以蛇儿们的舌尖是分叉的。
  就因为固执的以兄弟为食以及玩弄文字游戏两点,迦楼罗就足够招致群龙的恨意了,更何况他的存在还导致了那迦族最重要的一次分裂——迦德卢的长子,龙蛇们的长兄舍湿以此为契机,最终脱离了那迦族。
  也许这也是某种程度上对迦德卢的惩戒吧,正如先前对毗娜达的种种惩戒一样,但不可捉摸而无所不在的法则是遵照自身的公正性不断运动的,毕竟谁也无法彻底窥测其全体与本质。
  迦楼罗一生中最辉煌的时间便是这一战了,此后他便有了守护毗湿奴这平凡但却充实的工作,闲暇时则陪伴着亲族在鲜花密林里悠游度日。仔细想来,比起佛教经典中那种教谕性极强的说法:迦楼罗在吞噬大批那迦龙蛇后毒火攻心化为苍琉璃珠来,生机勃勃的因果轮回更贴近印度神话人物的本来面貌——这种精英公务员式的生活,的确更适合迦楼罗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性格。
本文来源:【众鸟之王迦楼罗

本栏目相关文档:

罗摩衍那的故事30—婆罗伐遮的款待 罗摩衍那的故事29—瞿诃迦的忠心
罗摩衍那的故事28—寻找罗摩 罗摩衍那的故事27—罗摩抵达质多罗库多
尸肉鬼维塔拉 摩衍那的故事26—罗什曼那的忠诚
印度护法神吉祥天女 摩衍那的故事25—罗摩避开人民
印度神话中黑暗和暴虐的黑色地母迦梨 罗摩衍那的故事24—婆罗多回国
罗摩衍那的故事23—阿逾陀的悲伤 罗摩衍那的故事22—罗摩告别
罗摩衍那的故事21—罗摩被放逐 罗摩衍那的故事20—十车王和计吉夷
罗摩衍那的故事19—计吉夷和曼多罗 罗摩衍那的故事18—放逐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