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印度神话 >

神猴哈奴曼

时间:2009-12-15 16:49来源: 作者: 点击:

TAG标签: 印度神话 神猴 哈奴曼

大家一定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故事吧?这个神通广大的孙 猴子,为保护唐僧西天取经,一路上斩妖斗魔,机智勇猛,立下 了汗马功劳。他们要去的西天,实际上就是我国西南邻邦印度 国。印度神话里也有个神猴,他也是法术无边,聪慧勇敢,简直 是孙悟空的亲兄弟
 
神猴,哈奴曼,印度神话
 
大家一定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故事吧?这个神通广大的孙猴子,为保护唐僧西天取经,一路上斩妖斗魔,机智勇猛,立下了汗马功劳。
他们要去的西天,实际上就是我国西南邻邦印度国。印度神话里也有个神猴,他也是法术无边,聪慧勇敢,简直是孙悟空的亲兄弟呢!下面,就是印度神猴的故事。
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古印度有座很有名的大山,叫须弥卢。山上住着许多神仙,还有一个猴子国也在山上。猴国的国王和王后治理着小小的猴子国,和平而美满。猴子国的王后生得十分美丽温柔,四处游荡的风神爱上了她。风神向王后的头脑里吹进一股新生命之风,请王后为自己生一个像她一样漂亮的儿子。
果然,小毛猴相貌不凡:一身纯金色的皮毛闪闪发光,像阳光下的稻米芒;一条长长的大尾巴,还没上战场,就已显示了力量;四肢颀长,行动灵活轻捷。风神见了,喜不自胜,上天入地,着实舞蹈欢歌了几日。他祝福儿子快快长大,长大后随他去周游世界。万万没有想到,初生的小毛猴会遭到厄运。一天早晨,王后带着可爱的小毛猴去森林里采野果。她把儿子放在林中空地上,就挎着小篮子走进森林深处去了。小毛猴独自坐在空地上,等妈妈带又甜又香的野果给他吃。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妈妈回来,他又饥又渴,不由大哭起来。呀!这小毛猴的哭声真大啊!惊得野兽奔窜,树叶簌簌直抖。太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跳到山顶观望。小毛猴透过满眼泪水,看到山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红彤彤、圆溜溜的东西,高兴极了,咧开刚长出白白的小牙的嘴儿笑起来:“咦?这么大的红果怎么没有见过?一定又甜又解渴!”
他纵身一跳,去抓那诱人垂涎的“大红果”。嗬!这猴儿跳得可高,一下子就跳到太空里,直奔太阳而去!太阳此时已看清,那惊天动地的声响,原来是这小毛猴的哭声,并没有什么别的怪事发生,就笑笑,驾起太阳车,升到高空,去为世界照明了。风神正在空中飘荡,突然看到碧绿的森林中腾起一团金光,直冲太阳而去,觉得很奇怪。待他看清那是自己的儿子小毛猴在追赶太阳,这一惊非同小可!林中空地上传来猴国王后的惊慌的哭声———她听到儿子的哭喊,赶回来喂儿子时,发现他不知哪儿去了。
风神顾不得向王后说明儿子的去向,急忙顺着那团金光追了上去,一边追赶,一边吹出一阵阵冷气,生怕儿子给太阳烤焦。太阳听得耳边吹来阵阵风声,还夹着丝丝冷气,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转身望去,才发现风神父子直奔自己而来。
聪明而慈祥的太阳立即明白了一切。他知道,这毛猴实在太小了,还不晓得自己在干什么呢!太阳收起热气,没有烤焦他。可巧,此时天帝因陀罗的儿子罗也在捉太阳。罗是个欺侮日月的坏家伙,专门以折磨太阳和月亮为乐趣。他趁太阳张望小毛猴的机会,攀上了太阳坐的车子。正要伸出长臂去搔太阳的胳肢窝,却被小毛猴撞了一下。
他不知这个毛绒绒、金灿灿的小东西是个什么鬼怪,吓得跌落云端,在须弥卢山顶结结实实摔了一个大跟头。他爬起来,疼得龇牙咧嘴,一溜烟跑回父亲的宫殿,哭哭啼啼告了一状。天帝因陀罗是诸神之主,法力无边,威力无边,有人竟敢惊吓他的儿子,这还了得?他拉起哭泣的淘气包罗,骑上大象,去找那小毛猴算帐。却说小猴赶上太阳,却发现那并不是什么香甜的野果,而是一辆精美的车上微笑着的红脸巨人,不觉大失所望。
风神护卫着儿子,向太阳施过礼,转身离开。正巧此时因陀罗父子骑着大象远远地奔这里而来。小毛猴乐了;“呀!这个又灰又白、又胖又圆、浑身缀满各种颜色的东西,真像个香喷喷的大馅饼!要不然就是个没见过的大水果!”
这样想着,肚里急切地咕咕叫起来,他跃上两步,冲上去抓大象。因陀罗勃然大怒,叫道:“小小毛猴,竟敢冲撞天帝!”说时迟那时快,因陀罗随着话音,一抬手,打出一串霹雳雷。只见一道金光直射小毛猴,小毛猴仰面朝天栽了下去,落在大山顶上,一动不动了。原来天帝打出霹雳的同时,还甩出金刚杵,金刚杵正打在小毛猴的左脸上。小毛猴死了。风神一把没抓住儿子,转瞬之间,儿子就被打死在山顶。
他怒不可遏,抱起死去的小毛猴,痛哭起来。风神停止了工作,世界一片死寂。这风神原是世界上最勤奋的神。他不仅司管自然界之风,还活动在地狱、人间、上天三界的鬼、人、神的体内,一刻不息地游荡、鼓吹,从不停歇。此时,他扔下他的活儿,只顾痛哭儿子的死,不但云不流,树不摇,水不淌,浪不起,连神、人、鬼体内的风都止息了。
身体里没有了活动的风,人不能呼吸和行动,如僵尸朽木;神解不出大小便,都得了水臌病;连鬼魂都无法飘忽四方了。神、人、鬼纷纷向最高的神大梵天请求,要他解除风神的痛苦,好让清风重新吹拂,还给三界万物生机。于是,大梵天带领神仙,来到风神的所在。他们看到,风神正抱着死去的小毛猴,失神地呆坐着。风神见大梵天率众神到来,慌忙起立,向大梵天行礼跪拜。

大梵天面带慈祥的微笑,抓住起风神,接过小毛猴。他的手在小毛猴头上、身上一摸,小毛猴便睁开眼睛,骨碌碌对着众神东看西看,现出可爱的活泼之态。真像甘霖降落在久旱的禾田里一样,生命又回到小毛猴身上。风神高兴极了,谢过大梵天,立即向三界吹出生命之风,浩浩荡荡,飘飘拂拂,涤尽一切污秽和疾病,世界又恢复了勃勃生机。大梵天转身向众神说道:“你们要恩宠这个孩子,好让风神高兴。”众神听大梵天如此命令,都纷纷上前,向小毛猴许愿:天帝因陀罗赐给小毛猴莲花环,并保证,他的金刚杵再也不会伤害小毛猴;

dedecms.com

太阳之神赐给他非凡的精力和一部经典,使他能够具有智慧和最杰出的口才;生命之神赐给他永生;阎王赐给他永不生病。 copyright dedecms

其余众神也都声明,他们各种各样的神杖、兵器都不能伤害小毛猴。由于小毛猴的左颊被打断过,众神就给他取名叫哈奴曼,意思是“大颌猴”,希望他不要因此次负伤而影响面目的俊美。之后,众神便随大梵天飘然而去。哈奴曼长大了。他精力旺盛,机灵顽皮,有众神恩宠,哈奴曼有恃无恐,到处搞恶作剧,惹是生非。仙人们知道他受大梵天的恩宠,也都忍让着不言语,任他随心所欲。可是,哈奴曼的捣蛋行为终于激怒了两位仙人,他们诅咒:哈奴曼将失去智慧,忘记一切,直到他真正用他的聪明才智为正义的事业效力为止。哈奴曼突然之间忘记了自己是谁、自己会干什么、干了些什么———关于自己的一切记忆,都失去了。
他垂头丧气,好不懊恼。只得老老实实走进深山,选了一处有高大树木的林子,作为自己的“净修林”,坐下来学习经典和语法,寻找失去的智慧,增长才干,等待着正义的事业效力的那一天到来。哈奴曼潜心读书,闲暇习武,倒也很有长进。他慢慢变成一个谦虚、好学而有礼的好猴儿子。
有一天,一个叫须羯哩婆的猴王,带着大军进山,遇见了正在林空地上练武的哈奴曼。只见这猴儿金毛棕眼,身躯高大,一条大尾巴,跳跃奔腾,好不威武。须羯哩婆大喜,当下拜哈奴曼为猴子军的大将军,请他出了净修林,每日里指挥猴子军操练兵法。哈奴曼又进步了,他渐渐成了一位有德行的猴将军了。这须羯哩婆原是被兄长波林赶出国门,到深山里来避祸的猴子国国王。当然,那不是哈奴曼出生的那个猴子国。须羯哩婆躲进深山,操练兵将,以准备相机报仇。
拜了哈奴曼为大将军之后,他又广招兵马,渐渐力量强盛,羽翼丰满了。且说这一天,哈奴曼正在山中训练众猴兵打斗攀跃,忽闻猴王召见。原来是深山里来了两个青年,是人间的国王十车王的儿子罗摩和罗什曼那,罗摩的妻子悉多被妖魔掠去,兄弟俩是为寻找悉多来此山的。哈奴曼把青年人带到猴王面前。猴王大喜,当下与罗摩兄弟达成协议:罗摩帮他打败波林,夺回被哥哥抢去的王位和妻子,猴子军帮罗摩找回悉多。很快,罗摩便实践了自己的诺言。
他射杀了猴国国王波林,须羯哩婆如愿以偿,当了国王。猴王派出东西南北四路猴子军,命令他们到世界各地去寻找悉多,并且,一定要在一个月之内回来复命,延期者砍头。哈奴曼亲自率领西路军,直奔西方群山而去。
临行前,罗摩交给哈奴曼一个指环,让他找到悉多时,用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否则,悉多是不会凭空相信他的话的。罗摩相信,只有哈奴曼能找到悉多。漫山遍野都是蹦蹦跳跳的猴子军。他们搜索每一座海岛、每一片丛林、每一处深山、每一条溪流。可是,哪里有悉多影子?三路大军都垂头丧气地去了,只有哈奴曼和猴王的侄儿带领的西路军还在大山里顽强地寻找着。
终于,他们在岩石上遇到一个又老又秃的大鹫。大鹫的眼睛已经瞎了,曾经翱翔天宇的翅膀,被太阳晒焦,飞不起来了,只能停在岩石上残喘。大鹫告诉猴子军,悉多是被十头魔罗波那抢去了,也正是这个罗波那杀死了大鹫的弟弟。大鹫渴望为弟弟复仇,已有三十年。神告诉他:只有为一个叫罗摩的王子的正义事业出力时,才是他复仇的一天。
可是,罗摩是谁?他又在哪里呢?大鹫要盼到哪一天呢?大鹫喘息着,指点哈奴曼说,南方大海里遥远的地方,有一个海岛,岛上有座美丽的楞伽城,十头魔就住在城里,悉多也一定被关在那儿。哈奴曼惊奇地发现,大鹫说着话,身上的羽毛渐渐长得丰满了,巨大的翅膀重新变得强健有力,它的眼睛重新焕发出熠熠光彩,大鹫神奇地恢复了视力和青春,展翅飞上了蓝天。神的话应验了:帮助罗摩的正义事业,使大鹫恢复了复仇的战斗力。猴子军兴奋异常,按照大鹫的指点,来到大海边。大海真广阔呀,仿佛装得下整个宇宙。碧波起伏的海上,水与天都是雾蒙蒙的灰蓝色,任你极目力所及,也找不到楞伽海岛的影儿。怎样渡过这片大海,找到楞伽岛?
众猴子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可是谁也没有力量跳过大海。哈奴曼躲在一旁,望着海水发呆。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力量,仙人加在他身上的诅咒还没有解除。一个饱经风霜、阅历丰富的老猴子阎婆梵,看到哈奴曼愁眉苦脸的样子,就开导他说:“精通一切的英雄哈奴曼呀,你为什么一声不吭?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是谁吗?”阎婆梵向哈奴曼讲了他婴儿时追太阳的事,告诉他:“你是有能力跳过这片大海的惟一的神猴,跳吧!”
哈奴曼的大脑深处,一扇沉重的记忆之门被打开了,一片灰色的空虚被五彩斑斓的往事挤满。他忽然记起了自己是风神之子,记起了自己的力量和童年时的一切。哈奴曼神气高扬,精神倍增,仙人加在他身上的诅咒消失了。他站起来,伸展四肢,跃跃欲试。众猴兵围过来,充满期望地注视着他们的大将军。年老的猴子严肃地叮嘱他:“我们这些猴子的性命,都在你身上。若救不回悉多,我们将全部被杀头,因为我们已经超过了一个月的期限。我们用一条腿站着,等你回来。”哈奴曼目光炯炯,庄重地点点头。他转身向岸边的群山望去,寻找最佳起跳点。他
的目光落在一座顶部平坦的高峰上,他将从这里起跳,飞跃大海。哈奴曼轻轻一纵身,腾空而起,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平顶高峰之上。干净利落,轻盈敏捷,不愧是风神后代。众猴兵一齐欢呼,为他们的大将军鼓劲。欢呼声惊动了天上众神,他们向下一望,才知是神猴要跳过大海,去楞伽海岛。咦!这事可不寻常。众神兴趣盎然,纷纷按下云头,看个究竟。哈奴曼起跳了。他深吸一口气,哈下腰,弓起背,尾巴直竖,双腿微曲,静立片刻,猛然一跃。
一道金光箭一般直冲云天。山上的树木、花草被他起跳的疾风拔起,形成五彩缤纷的花流,纷纷扬扬落入大海,宛如灿烂的群星布满蓝天。众猴兵欢声雷动,久久不息。天上的众神见哈奴曼身手如此矫健,都十分高兴,向他身上撒鲜花和甘露,给他鼓劲。一位神仙对海底的金顶大山梅那迦说:“站起来,众山之王,让哈奴曼在你身上歇歇脚,把剩下的路程跳完。”金顶梅那迦钻出海面,展露山峰,迎接哈奴曼。
正在飞行的神猴看到海面上突然冒出一座山峰,不由心中一喜,叫道:“好!来得真及时!他落在山顶,稍事休息,又跃上天空,继续飞行。”众神想试试哈奴曼的本领究竟有多大,便命令大山须罗娑给哈奴曼出点难题。须罗娑站在海里,变成山一般高大的恶魔,拉住神猴,张开血盆大口,说道:“神仙们把你送给我做点心,我要把你吞下去。”
哈奴曼见状,连忙双手合十,恭敬地站在须罗娑的手掌上,对它说明了自己的任务,请它开恩让路。假恶魔听了,哈哈大笑几声,把巨大的舌头弹得震天响,坚持吃掉哈奴曼。哈奴曼勃然大怒,叫道:“张开你的嘴!只怕吃不下我!”说罢,他轻轻一晃,身体变成十丈宽、十丈长;须罗娑使劲一张嘴,竟有二十丈大。哈奴曼火气直冒,又变成三十丈、九十丈,可是假恶魔的血盆大口竟然随之张到八十丈、一百丈。哈奴曼立在须罗娑口边,见这恶魔的舌头又宽又长,像座大吊桥,灵机一动,立刻缩成拇指般大小,跳进恶魔口中。
还没等恶魔把海一样的阔嘴巴闭拢,又飞快地蹦了出来,一个筋斗翻到空中,大声说道:“我刚从你的嘴里跳出来,可惜你没有福气吃掉我,多谢了!猴子敬了个怪模怪样的礼,来取笑假恶魔须罗娑,转身腾空而去。神猴哈奴曼继续前行,身后朵朵白云竞相追随,那身影落在大地上,成了一片迅速移动的浓荫。他正飞得欢畅,却觉得忽然像行船遇上逆风,前进不得了。怎么回事?他转动棕黄色的猴眼,四处张望。啊!原来是她!只见一个大家伙,正笨拙地从海里往外爬。哈奴曼认出这是专门抓影子吃人的老妖婆僧西迦,便暗暗一笑,把身躯胀得老大老大,遮天蔽日。妖婆见了,也急忙把嘴巴张大,上达天,下达地,横在神猴面前,仿佛要吃掉整个世界。神猴通过她巨大的喉咙口,看见了她的心脏,这是全身最关键的部位。
他立即缩小身体,跳入妖婆喉咙,用利爪摘下她的心,又旋风般地从妖婆口里冲了出来。妖婆像泄了气的大皮口袋,瘫倒在地上,死了。众神见哈奴曼这样干净利落地杀死了妖婆,都禁不住赞扬他,祝福他。神猴谢过众神,跃上云端,片刻之间,就到了楞伽海岛。神猴立在云端,向下望去。嗬!楞伽海岛真个好景致!岛上山峰挺拔,流水秀美,到处长满了绿葱葱的树木。树林中有许许多多名贵的树木,有林陀树、吉陀伽树、尼波树、娑婆多伽陀树等等,都是天上才有的珍奇。
岛上一处处池塘边上开满鲜花,浓香扑鼻,犹如一串串美丽的花环,花环中央,闪耀着颗颗明珠。楞伽城就坐落在岛上最高的山待哩俱吒山顶。城外是一条很宽很深的护城壕,注满了水,里面长着日莲花和蓝荷花,给城墙围上一条花巾。城墙又高又厚,城上有重兵把守。楞伽城里,有许多美丽的白色宫殿,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大路笔直,四通八达。宫殿、高楼的屋顶上,装饰有金、银、水晶,与高大、威武的金城门交相辉映,在阳光下,全城一片金光灿烂。看完这海岛和楞伽城,哈奴曼心里有主意。他轻轻跳落在楞伽城外,藏在树林里,决定天黑再进城去,先探听悉多是死是活,然后相机行事。太阳落山了,黑暗迅速笼罩了大地。
神猴伸伸手,看不清五指,便轻轻跃出树丛,变得和野猫一般大小,溜进楞伽城。楞伽城里华灯初上,比起白日来,又别有一番晶莹玲珑的美。哈奴曼无心观赏城里的天街般的夜景和华美绝伦的建筑,直奔十头魔的后宫。他在千百个美女娇娥中寻觅,却没有发现悉多。怎么办呢?哈奴曼灵机一动,想到:“在后宫美女中怕是找不到悉多,悉多若是已经做了十头魔的后妃,找她也无意义了;若是没有屈从,那一定被关在别的地方。”神猴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这点,白白耽误了这许多时间。
他出了后宫,直奔后院的树林而去。终于,天快亮时,哈奴曼在深宫后院的一片无忧树林中,找到了憔悴悲哀的悉多。悉多被一群面目丑陋的罗刹女团团围住,站在一棵大树下面,头上、身上涂满了污泥,衣衫破烂,形容消瘦。她紧闭双目,全然不理睬罗刹女的威逼劝诱,正在默默地流着泪。见到这种情形,哈奴曼暗喜,知道悉多没有向十头魔屈服,不禁深为敬佩。他缩成拇指般大小,来到悉多耳边,告诉她,己是罗摩国王派来救她的。悉多抬起盈着泪水的眼睛,望着这个小豆子样的、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神秘使者,惊疑着不敢相信。聪颖的哈奴曼明白悉多怀疑自己是十头魔的帮凶,连忙拿出罗摩的戒指,向她讲述了自己来此的经过。
悉多终于相信了哈奴曼是丈夫派来救她的,悲喜交集,痛哭失声。她交给哈奴曼一块宝玉,作为见她的证明。安顿好悉多,哈奴曼可以回去复命了。他将带领罗摩大军,前来楞伽海岛,大战十头魔,救出悉多,扫平妖孽。正要离开,他忽然想到:“何不趁此机会,仔细察看一番岛上的兵力布置,将十头魔的实力探个虚实呢?对!来个火力侦察!”好神猴!跳将起来,大吼一声,惊动天地。身子晃晃,变得山一样高大。
他奔突、冲撞,十头魔的花园顿时天翻地覆,一塌糊涂:大树被掀翻,露龇牙咧嘴的鬼怪;花坛被掀上池塘被一脚踏成泥淖。众魔怪正在熟睡,听到声响,出来察看,一座大山在花园里横冲直撞,不知来了什么鬼怪,急忙报告十头魔。十头魔闻听自己心爱的花园被毁坏,气得哇哇乱叫,急令众妖怪前去捉拿。妖兵们急冲冲走出宫殿,来到花园。地上一片狼藉,鬼怪呢?正待搜索,忽闻花园门上有笑声传来。抬头看,原来是一只大猴子坐在拱门上,龇着白牙,挤眉弄眼地朝它们做鬼脸。众妖兵一拥而上,短刀长剑、铁杵门栓,一齐劈向神猴。哈奴曼不慌不忙,跳下拱门,抽下一根铁门闩,嗖嗖舞将起来。
他的大尾巴摔打在地上,发出炸雷般轰响,群魔吓得魂飞魄散,抱头鼠窜。哈奴曼就势用铁门闩扫地似地将他们一一敲死。看着遍地魔尸,神猴竟觉得这些小鬼太不经打,这一仗打得太不过瘾。于是,他冲出花园,走上大街,直奔十头魔的宫殿而去。他要捣毁魔城,打死十头魔。哈奴曼摇晃着身躯,穿过两旁有着金碧辉煌的建筑的街道,撞碎了许多亭台楼阁。他边走边吼,要十头魔交出悉多,送还给罗摩。十头摩这才明白,这猴头原来是罗摩派来寻找秋多的。他又派出一大群魔兵,前去捉拿哈奴曼。
成千成百的魔兵手执凶器,围拢过来。哈奴曼见状,怒起心头,拔出一根支撑宫殿的大柱子,抡成一个圆圈。魔兵立刻像割稻子般成片成片倒下去,血流成了河。哈奴曼扔掉大柱,嘻嘻笑着,纵身跃上城头拱门,休息去了。从魔怪惊恐万状,速报十头魔。十头魔又派魔将阎浮摩林向哈奴曼放箭。阎浮摩林巨齿獠牙,力大无穷,箭法娴熟,百发百中。他率领弓箭手,悄悄赶到拱门下,数千支竹箭对准神猴。一声令下,万箭齐发,一阵箭雨,飞向神猴。哈奴曼得了胜,心中欢喜,没提防暗箭袭来。
身上、脸上、臂上中了十多箭,隐隐作痛。原来这神猴有众神仙的佑护,一般的兵器是不能伤害他的,所中竹箭,也只及皮毛罢了。但哈奴曼哪能容得魔兵伤他皮毛?他气得哇哇怪叫,暴跳起来,跃下拱门,抱起巨石,投向魔将。魔将阎浮摩林轻轻一闪身,躲过巨石,又放出一连串箭雨,射中哈奴曼,扎得他浑身又痛又痒。神猴更加怒不可遏,顺手拔下城门的大铁门闩,用尽全力,投了出去。
门闩带着千钧之力,打在阎浮摩林胸口,这魔怪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出来,就仰面朝天,被砸成肉饼。众魔兵呼啦一下散尽,逃回宫中。十头魔闻听阎浮摩林被打死,又惊又气,在大厅里来回乱走。他又派出善射、善打的四个魔兵总司令和太子阿刹,率魔兵围战神猴。他们开动战车,手执凶器,放箭投石,潮水般涌向神猴。然而,他们一又一次次被神猴击退,留下一层层魔尸,如退潮后丑陋的石滩。魔兵损兵折将,节节败退。十头魔眼都红了。他只好使出最经得意的法宝———派他的另一个儿子因陀罗耆前去应战。因陀罗耆有一件大梵天赐予的法宝,名叫梵箭,攻无不克。
这梵箭本是一支箭,射出去时,会冒火、带烟,追逐被射者,无论被射者怎样迂回,逃得如何快当,它都能追上去,射中他。射中之后,便变做一根绳索,自动将猎物捆个结结实实。并且,不论猎物能胀得多大,缩得多少,它都会随胀随缩,永不松脱。哈奴曼被这梵箭捆住了。众魔兵大喜,闹闹嚷嚷把哈奴曼带到十头魔面前。十头魔咬牙切齿,下令点燃哈奴曼的尾巴,游街示众。众魔兵七手八脚地在神猴尾巴上缠上破布棉絮,又浇上油,点着了火,推推搡搡拉他上了街。
悉多听到大街上的消息,知道哈奴曼遭了难。她双手合十,向火神祈祷,求他保佑神猴。火神减去了哈奴曼尾巴上的热气,只留下火苗。哈奴曼不觉火灼,反而感到凉风习习。于是,他倒也乐哈哈地东游西逛,暗窥逃走的机会。却说梵箭的主要人因陀罗耆,平日里极期珍爱这件宝物,精心收藏,从不舍得轻易使用。本来,梵箭捆住哈奴曼,随着这泼猴胀大、缩小、变细、变粗,他就很心疼。这会儿猴儿尾巴的火苗呼呼直蹿,舐着那梵箭之索,他就更担心了。不禁想到:“哎呀!可别把我的法宝弄坏了。还是让法宝松开吧。”他这样一想,那梵箭即刻失去了法力。不能再随胀随缩,变化自如了。
神猴走着,突然感到绳索松弛了。“好!”他心中一阵欣喜,何等聪慧的神猴,立即明白了。他迅速缩小身体,挣脱捆缚,跃上城头。尾巴上的火呼啦啦燃烧,像一道带电的云霞,夜色中这里那里划着耀眼的弧线。神猴从一个房顶跳向另一个房顶,顷刻之间,楞伽城内火光冲天,鬼哭狼嚎。熊熊烈火烧毁了楞伽城,只留下悉多被囚的无忧林。哈奴曼跳到海里,熄灭了尾巴上的火。他重新跃过大海,回去向罗摩复命。他将带领大军,再袭楞伽城,救出悉多,荡平妖孽,再建奇功。
本文来源:【神猴哈奴曼

本栏目相关文档: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