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史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希腊神话 > 荷马史诗 >

伊利亚特第二卷1

时间:2010-08-12 17:2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TAG标签: 希腊神话 荷马史诗 伊利亚特

所有的神和驾驭战车的凡人都已酣睡整夜,但睡眠的香甜却不曾合上宙斯的双眼,他在谋划如何使阿基琉斯获得荣誉,把成群的阿开亚人杀死在海船边。 眼下,他以为最好的办法是派遣险恶的梦幻,给阿特桑斯之子阿伽门农传送他的令言。

 

伊利亚特,荷马史诗,希腊神话
 

伊利亚特 第二卷
       所有的神和驾驭战车的凡人都已酣睡整夜,但睡眠的香甜却不曾合上宙斯的双眼,他在谋划如何使阿基琉斯获得荣誉,把成群的阿开亚人杀死在海船边。
眼下,他以为最好的办法是派遣险恶的梦幻,给阿特桑斯之子阿伽门农传送他的令言。
       他对着梦幻大叫,长了翅膀的话语飞向后者的耳畔:“去吧,险恶的梦幻,速往阿开亚人的快船,行至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营棚,把我的指令原原本本地对他告传。
       命他即刻行动,把长发的阿开亚人武装,现在,他可攻破特洛伊人路面宽阔的城堡。
       家住俄林波斯的众神已不再为此事争吵;通过恳求,赫拉已消除他们的歧见。 copyright dedecms
       悲惨的结局正等待着特洛伊兵汉。”
       宙斯言罢,梦幻得令而去迅速来到阿开亚人的快船边出现在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营棚,发现后者正躺在床上,酣睡中吞吐着神赐的香甜。
       梦幻悬站在他的头顶,化作奈琉斯之子奈斯托耳的形象——阿伽门农敬他甚于对其他首领。
       梦神开口发话,以奈斯托耳的形面:“还在睡觉呀,聪明的驯马手阿特柔斯的儿子?一个责在运筹帷幄,肩负着全军的重托,有这么多事情要关心处理的人,岂可熟睡整夜?好了,认真听我说来,因为我是宙斯的使者;他虽然置身遥远的地方,但却十分关心你的情况,怜悯你的处境。
       宙斯命你即刻行动,把长发的阿开亚人武装,现在,你可攻破特洛伊人路面宽阔的城堡。
       家住俄林波斯的众神已不再为此事争吵;通过恳求,赫拉已消除他们的歧见。
       按照宙斯的意愿,悲惨的结局正等待着特洛伊兵汉。
       记住,当你从甜美的酣睡中醒来,不要忘记此番话语,带给你的信言。” dedecms.com
       言罢,梦幻随即离去,留下独自思忖的阿伽门农,寄望于此番不会兑现的传话,以为在闻讯的当天,即可攻下普里阿摩斯的城垣——好一个笨蛋!他岂会知晓宙斯蕴谋的事愿?他哪里知道,宙斯已潜心谋划,要让特洛伊人和达奈人拼搏鏖战,一起承受悲痛经受磨难。
       阿伽门农从睡境中苏醒,神的声音回响在他的耳边。
       他直身而坐,套上松软、簇新的衫衣,裹上硕大的披篷系紧舒适的条鞋,在闪亮的脚面挎上柄嵌银钉的铜剑,拿起永不败坏的王杖,祖传的宝杖。
       披挂完毕,他迈步前行,沿着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的海船。
       其时,黎明女神已登上高高的俄林波斯,向宙斯和众神报告白天的到来。
       阿伽门农命嘱嗓音清亮的使者召呼长发的阿开亚人聚会。
       信使们奔走呼号,人们很快集合起来。
       首先,阿伽门农会晤了心胸豪壮的首领,聚集在出身普洛斯的王者奈斯托耳的船边。

织梦好,好织梦

       他把首领们召到一块,开口说道,话语中包容着诡诘:“听着,我的朋友们!在我熟睡之际,神圣的梦幻穿过神赐的的夜晚,来到我的营棚,从容貌、体魄和身材来看极像卓越的奈斯托耳。
       他悬站在我的头上,对我说道:‘还在睡觉呀,聪明的驯马手阿特柔斯的儿子?一个责在运筹帷幄,肩负着全军的重托?有这么多事情要关心处理的人,岂可熟睡整夜?好了,认真听我说来,因为我是宙斯的使者,他虽置身遥远的地方,但却关心你的情况,怜悯你的处境。
       宙斯命你即刻行动,把长发的阿开亚人武装——现在,你可攻破特洛伊人路面宽阔的城堡。
       家住俄林波斯的众神已不再为此事争吵;通过恳求,赫拉已消除他们的歧见。
       按宙斯的意愿,悲惨的结局正等待着特洛伊兵汉。
       此番口嘱,不可忘怀。梦幻言罢展翅飞去,甜蜜的睡眠就此离开了我的梦境。
       干起来吧,看看我们是否能把阿开亚人的儿子们武装。 织梦好,好织梦
       但首先——我以为此举妥当——待我先用话语试探,命令他们踏上凳板坚固的海船启程归返。
       届时,尔等要站好位置,以便呵斥号令,把他们哄挡回来。”
       他言毕下坐,首领中站起了奈斯托耳王者,统治着多沙的普洛斯地面。
       怀着对各位首领的善意,他开口说道:“朋友们,阿耳吉维人的首领和统治者们,倘若传告这件梦事的是别的阿开亚人我们或许便会把它斥为谎言,不屑一顾。
但现在,目睹此事的却是那位自称为最好的阿开亚人的王权。
       干起来吧,看看我们是否能把阿开亚人的儿子们武装。”
       言罢,他领头离开商议的地点:各位起身离座,这些有资格握拿权杖的王爷,服从了兵士的牧者。在他们身后,紧跟着熙熙攘攘的兵勇,像大群的花蜂,一股接着一股,没完没了地冲涌出空心的石窟抱成一个个圈团,飞访着春天的花丛,四处游移漫舞,成群结队。就像这样,来自不同部族的战士捅出营棚和海船,一队连着一队,行进在宽阔的滩沿,走向集会的地点;谣言像火苗似地在人群中活跃,作为宙斯的使者,督励着人们向前。
copyright dedecms

       集聚的队伍使会场为之摇撼。
       兵勇们集队进入自己的位置,大地悲鸣轰响,和伴着笼罩全场的杂喧。
       九位使者高声呼喊,忙着维持秩序,要人们停止喧闹,静听宙斯钟爱的王者训告。
       经过一番折腾,他们迫使兵勇们屈腿下坐,停止了喧嚣。
       强有力的阿伽门农站立起来,手握权杖,由赫法伊斯托斯艰苦铸造。
       赫法伊斯托斯把权杖交给王者宙斯,克罗诺斯之子,后者把它转交给导路的阿耳吉丰忒斯[注],而王者赫耳墨斯又把它给了裴洛普斯,战车上的勇士。
裴洛普斯把它给了阿特柔斯,兵士的牧者;后者死后,权杖传到苏厄斯忒斯手中而这位富有羊群的领主又把它传给了阿伽门农,后者凭着王杖的权威,统领众多的海岛和整个阿耳戈斯。
       其时,倚靠着这支王杖,阿伽门农对聚会的阿耳吉维人喊道:“朋友们,达奈人的勇士们,阿瑞斯的随从们!宙斯,克罗诺斯之子,已把我推入狂言的陷阱,他就是这般凶残!先前,他曾点头答应,让我在荡劫墙垣精固的伊利昂后启程返航。
本文来自织梦

       现在,我才知道,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欺骗。
       他要我不光不彩地返回阿耳戈斯,折损了众多的兵将。
知道这便是力大无穷的宙斯的作为,使他心花怒放的事情;在此之前,他已打烂许多城市的顶冠,今后还会继续砸捣——他的神力谁能抵挡?这种事情,既便让后代听来,也是一个耻辱:如此雄壮,如此庞大的阿开亚联军竟然徒劳无益地打了一场没有收益的战争,战事旷日持久,杏无终期。
       这支军队占着兵力上的优势。
       如果双方愿意,阿开亚人和特洛伊兵壮,可以牲血为证,立下庄重的停战誓约,随后计点双方人数,特洛伊方面以家住城里者为计[注],而我们阿开亚人则以十人为股。
       然后,让每个股组挑选一个特洛伊人斟酒,结果,斟酒的侍者已被挑完,十人的股组却还所余甚众。
       阿开亚人的儿子们,我认为,就以此般悬殊的比例,在人数上压倒了住在城里的特洛伊人。
       但是,他们有多支盟军帮衬,来自其他城市;那些投枪的战勇,打退了我的进攻,不让我实现我的意愿,荡劫伊利昂,这座人丁兴旺的城。
copyright dedecms

       属于大神宙斯的时间,九年过去了;海船的木板已经腐烂,缆绳已经蚀断。
       在那遥远的故乡,我们的妻房和幼小的孩子正坐身厅堂,等盼着我们,而我们的战事仍在继续——为了它,我们离家来此——像以往一样无有穷期。
       不干了,按我说的做!让我们顺从屈服,登船上路,逃返我们热爱的故乡——我们永远抢攻不下路面宽阔的伊利昂!”一番话掀腾起澎湃的心浪,在全体兵勇的胸腔,成群结队的兵勇,不曾听闻他对首领们的讲话。
       会场喧嚣沸腾,就像从天父宙斯制驭的云层里冲扫而下的东风和南风,在伊卡里亚海面掀起了滔天巨浪。
       宛如阵阵强劲的西风,扫过一大片密沉沉的谷田,呼喊咆哮,刮垂下庄稼的穗耳集会土崩瓦解,人们乱作一团,朝着海船扑跑,踢卷起纷飞的泥尘,相互间大声嘶喊,意欲抓住海船,拖人闪亮的水道。
       他们清出下水的道口,喊叫之声响彻云天;士兵们归心似箭,动手搬开船底的挡塞。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其时,阿耳吉维人很可能冲破命运的制约,实现回家的企愿,若不是赫拉开口发话对雅典娜说道:“太不像话了!你瞧瞧,阿特鲁托亲,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
       按眼下的事态,阿耳吉维人是打算跨过大海浩森的水浪,逃回世代居住的乡园,把阿耳戈斯的海伦[注]丢给普里阿摩斯和特洛伊兵壮,为他们增添光彩——为了她,多少阿开亚人亡命在远离故乡的特洛伊平野!现在,你要前往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的群队,用和气的话语劝阻口每一位兵汉,不要让他们拽起弯翘的木船,拖人滩外的大海!”赫拉言罢,灰眼睛女神雅典娜谨遵不违,急速出发,从俄林波斯山巅直冲而下,转眼便到了阿开亚人的快船边。
       她发现和宙斯一样精擅谋略的俄底修斯此刻正呆站在那边,不曾动手拖船,那条乌黑的。
       凳板坚固的海船——眼前的情景使他心灰意寒。
       眼睛灰蓝的雅典娜站在他的身边,开口说道:“莱耳忒斯之子,神的后裔,足智多谋的俄底修斯,怎么,这是件应该发生的事情吗?你们真的要把自己扔上凳板坚固的海船,逃回你们热爱的乡园,把阿耳戈斯的海伦丢给普里阿摩斯和特洛伊兵壮,为他们增添光彩——为了她,多少阿开亚人亡命在远离故乡的特洛伊平野!不要灰心,插入混跑的人群用和气的话语拖劝回每一位兵汉不要让他们拽起弯翘的木船,拖人滩外的大海。” dedecms.com
       雅典娜如此一番告诫,俄底修斯听出了女神的声音,马上蹽开腿步,甩出披篷,被跟随左右的伊萨凯使者欧鲁巴忒斯手接。
       他跑至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面前从后者手中抓过祖传的、永不败坏的权杖;然后,王杖在手,大步向前,沿着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的海船。
       每当遇见某位王者或某个有地位身份的人,他就止步在后者身边,好言好语地劝他回返:“我的朋友,我可不会出言威胁,把你当做贪生怕死的小人,但你自己应该站住并挡回溃散的人群。
       你还没有真正弄懂阿特柔斯之子的用意,他在试探你们,马上即会动怒翻脸。
       我们不都听过他在辩议会上对阿开亚人的儿子们讲过的那番话吗?但愿他不致暴怒攻心,伤损军队的元气。
       王者的愤怒非同小可,他们受到神的思宠;他们的荣誉得之于宙斯,享受多谋善断的大神的钟爱。”
       然而,当见到喧叫的普通士兵他便会动用王杖击打,辅之以一顿臭骂:“你这蠢货,还不给我老老实实地坐下服从你的上司。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些比你们杰出的人的命令。
       你这个逃兵,贪生怕死的家伙,战场和议事会上一无所用的窝囊废!阿开亚人岂能个个都是王者?王者众多可不是件好事。
       这里只应有一个统治者,一个大王——此王执掌着工于心计的克罗诺斯的儿子授予的权杖和评审是非的标准,统治属下的子民。”
       就这样,他以强有力的手段整饬着军队的秩序,直到众人吵吵嚷嚷地涌回集会地点从海船和营棚那边,一如在那惊涛轰响的洋面,浪峰冲击着漫长的滩沿,大海呼吼咆哮翻卷沸腾。
       其时,人们各就各位,会场秩序井然,例外只有一个,多嘴快舌的塞耳西忒斯,仍在不停地骂骂咧咧。
  copyright dedecms

本文来源:【伊利亚特第二卷1

本栏目相关文档:

伊利亚特第二卷2 伊利亚特第一卷4
伊利亚特第一卷3 伊利亚特第一卷2
伊利亚特第一卷1 荷马史诗开篇巨作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荷马史诗开篇巨作

    在西方文学史上,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是现存最早的精品。一般认为,这两...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