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史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希腊神话 > 荷马史诗 >

伊利亚特第一卷3

时间:2010-08-06 23:0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TAG标签: 希腊神话 荷马史诗 伊利亚特

言罢,他用握着银质柄把的大手将硕大的铜剑推回剑鞘,不想违抗雅典娜的训言。女神起程返回俄林波斯,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宫殿,和众神聚首相见。

伊利亚特,荷马史诗,希腊神话
(箭弩弓张的二人) 内容来自dedecms

       言罢,他用握着银质柄把的大手将硕大的铜剑推回剑鞘,不想违抗雅典娜的训言。女神起程返回俄林波斯,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宫殿,和众神聚首相见。其时,裴琉斯之子再次对阿特桑斯之子亮开嗓门,夹头夹脑地给他一顿臭骂,怒气分毫不减:“你这嗜酒如命的家伙,长着恶狗的眼睛,一颗雌鹿的心!你从来没有这份勇气,把自己武装,和伙伴们一起拼搏,也从未汇同阿开亚人的豪杰,阻杀伏击。在你眼里,此类事情意味着死亡;与之相比,巡行在宽阔的营区,撞见某个敢于和你顶嘴的壮勇,下令夺走他的战礼——如此作为,在你看来,才算安全。痛饮兵血的昏王!你的部属都是些无用之辈,否则,阿特柔斯之子,这将是你最后一次霸道横行!这里,我有一事奉告,并要对它庄严起誓,以这支权杖的名义——木杖再也不会生出枝叶,因为它已永离了山上的树干;它也不会再抽发新绿,因为铜斧已剥去它的皮条,剔去它的青叶。现在,阿开亚人的儿子们把它传握在手,按照宙斯的意志,维护世代相传的定规。所以,这将是一番郑重的誓告:将来的某一天,阿开亚人的儿子们,是的,全军将士都会翘首盼望阿基琉斯;而你,眼看着士兵们成堆地倒死在杀人狂赫克托耳手下,虽然心中焦恼,却只能仰天长叹。那时,你会痛悔没有尊重阿开亚全军最好的战勇,在暴怒的驱使下撕裂自己的心怀!”

内容来自dedecms

       言罢,裴琉斯之子把金钉嵌饰的权杖扔在地上,弯身下坐;对面,阿特柔斯之子怒火中烧,恶狠狠地盯着他。
       其时,口才出众的奈斯托耳在二者之间站立,嗓音清亮的普洛斯辩说家,谈吐比蜂蜜还要甘甜。老人已经历两代人的消亡,那些和他同期出生和长大的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在神圣的普洛斯;现在,他是第三代人的王权。
       怀着对二位王者的善意,他开口说道:“天呢,巨大的悲痛正降临到阿开亚大地!要是听到你俩争斗的消息——你们,达奈人中最善谋略和最能搏战的精英,普里阿摩斯和他的儿子们将会何等的高兴;特洛伊人会放声欢笑,手舞足蹈!听从我的劝导吧,你俩都比我年轻。过去,我曾同比你们更好的人交往,他们从来不曾把我小看。其后,我再也没有,将来也不会再见到那样的人杰,有裴里苏斯、兵士的牧者德鲁阿斯。开纽斯和厄克萨底俄斯,还有神一样的波鲁菲摩斯以及埃勾斯之子、貌似天神的塞修斯——大地哺育的最强健的一代。这些最强者曾和栖居山野的另一些最强健的粗野的生灵[注]鏖战,把后者杀得尸首堆连。我曾和他们为伍,应他们的征召,从遥远的故乡普洛斯出发,会聚群英。我活跃在战场上,独挡一面。生活在今天的凡人全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然而,他们倾听我的意见,尊重我的言谈。所以,你们亦应听从我的劝解,明智者应该从善如流。你,阿伽门农,尽管了不起,也不应试图带走那位姑娘,而应让她呆在那里;阿开亚人的儿子们早已把她分给他人,作为战礼。至于你,裴琉斯之子,也不应企望和一位国王分庭抗礼;在荣誉的占有上,别人得不到他的份子,一位手握权杖的王者,宙斯使他获得尊荣。尽管你比他强健,而生你的母亲又是一位女神,但你的对手统治着更多的民众,权势更猛。阿特柔斯之子,平息你的愤怒;瞧,连我都在求你罢息对阿基琉斯的暴怒——在可怕的战争中,此人是一座堡垒,挡护着阿开亚全军。” dedecms.com
       听罢这番话,强有力的阿伽门农答道:“我承认,老人家,你的话条理分明,说得一点不错。但是,此人想要凌驾于众人之上,试图统治一切,王霸全军,对所有的人发号施令。然而,就有这么一位,我知道,咽不下这口气!虽然不死的神祗使他成为枪手,但却不曾给他肆意谩骂的权利!”
       听罢这番话,卓越的阿基琉斯恶狠狠地盯着他,答道:“好家伙!倘若我对你惟命是从,而不管你是否在信口开河,那么,人们就会骂我,骂我是胆小鬼和窝囊废。告诉别人去做这做那吧,不要再对我发号施令!阿基琉斯再也不想听从你的指挥。此外,我还有一事相告,并要你牢记在心:我的双手将不会为那位姑娘而战,既不和你,也不和其他任何人打斗。你们把她给了我,你们又从我这边带走了她。但是,对我的其他财物,堆放在飞快的黑船边,不经我的许可,你连一个指儿都不许动。不信的话,你可以放手一试,也好让旁人看看,顷刻之间,你的黑血便会喷洗我的枪头!”就这样,俩人出言凶暴,舌战了一场后,站起身子,解散了这次阿开亚人的集会,在云聚的海船旁。裴琉斯之子返回营棚和线条匀称的海船,同行的还有墨诺伊提俄斯之子和他们的伙伴。

dedecms.com


       与此同时,阿特柔斯之子传令拖船,把一条快船拖下大海,配拨了二十名桨手,让人抬着祭神的奠物,丰足的牲品,手牵着美貌的克鲁塞伊丝,登上木船;精明能干的俄底修斯同行前往,作为督办。一切收拾停当,海船朝着洋面驶去。滩沿上,阿特柔斯之子传令全军洁身祭神。他们洗去身上的污浊,把脏物扔下大海,供上丰盛的祭品,在荒漠大洋的边岸,用肥壮的公牛和山羊,祝祭神明阿波罗;熏烟挟着阵阵的香气,袅绕着升上青天。就这样,他们在军营里奔走忙碌。
       但是,阿伽门农却无意停止争斗,也不曾忘记先时对阿基琉斯发出的威胁,命令塔耳苏比俄斯和欧鲁巴忒斯,他的两位使者和勤勉的助手:“去吧,速往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营棚,牵回美貌的布里塞伊丝。倘若他不让你们执令,我将亲往带走那位姑娘,引着大队的兵勇,从而大大加重他的悲难。”
       言罢,他遣走使者,严酷的命令震响在二位的耳畔。他们行进在拥抱荒漠大海的滩沿,违心背意,来到慕耳弥冬人的营区和海船边,发现阿基琉斯正坐在他的营棚和乌黑的海船旁,板着脸,使者的到来没有使他产生丝毫的悦念。怀着恐惧和敬畏之情,二位静立一边,既不说话,也没有发问。

织梦好,好织梦


       然而,阿基琉斯心里明白,开口说道:“欢迎你们,信使,宙斯和凡人的使者。来吧,走近些。在我眼里,你俩清白无辜——该受责惩的是阿伽门农,是他派遣二位来此,带走布里塞伊丝姑娘。去吧,高贵的帕特罗克洛斯,把姑娘领来,交给他们带走。但是,倘若那一天真的来到我们中间——那时,全军都在等盼我的出战,为众人挡开可耻的毁灭——我要二位替我作证,在幸福的神祗面前,在凡人、包括那位残忍的王者面前。毫无疑问,此人正在有害的狂怒中煎熬,缺乏瞻前顾后的睿智,无力保护苦战船边的阿开亚兵汉。”
       帕特罗克洛斯得令而去,遵从亲爱的伴友,以营棚里领出美貌的布里塞伊丝,交给二位带走,后者动身返回营地,沿着阿开亚人的海船;姑娘尽管不愿离去,也只得曲意跟随。阿基琉斯悲痛交加,睁着泪水汪汪的眼睛,远离着伙伴,独自坐在灰蓝色大洋的滩沿,仁望着渺无垠际的海水,一次次地高举起双手,呼唤着他的过来:“我的母亲,既然你生下一个短命的儿郎,那俄林波斯山上炸响雷的宙斯便至少应该让我获得荣誉,但他却连一丁点儿都不给。现在,阿特柔斯之子、强有力的阿伽门农侮辱了我,夺走了我的份礼,霸为己有。” dedecms.com
       他含泪泣诉,高贵的母亲听到了他的声音,其时正坐在深深的海底,年迈的父亲身边。像一缕升空的薄雾,女神轻盈地踏上灰蓝色的大海,行至悲声哭泣的儿子身边,屈腿坐下,伸手轻轻抚摸,出声呼唤,说道:“我的儿,为何哭泣?是什么悲愁揪住了你的心房?告诉我,不要把它藏在心里,好让你我都知道。”捷足的阿基琼斯长叹一声,答道:“你是知道的,你是知道此事的,为何还要我对你言告?我们曾进兵塞贝,厄提昂神圣的城,荡劫了那个去处,把所得的一切全都带到此地。阿开亚人的儿子们将战礼逐份发配,把美貌的克鲁塞伊丝给了阿特柔斯之子。
       此后,克鲁塞斯,远射手阿波罗的祭司,来到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的快船边,打算赎回女儿,带着难以数计的财礼,手握黄金节杖,杖上系着远射手阿波罗的条带,恳求所有的阿开亚人,首先是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军队的统帅。其他阿开亚人全都发出赞同的呼声,表示应该尊重祭司,收下这份光灿灿的赎礼。然而,此事却没有给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带来愉悦,他用严厉的命令粗暴地赶走了老人。老人愤愤不平地离去,但阿波罗听到了他的告言——他是福伊波斯极钟爱的凡人——对着阿开亚人射出了毒箭。兵勇们成群结队地倒下,神的箭雨横扫着阿开亚人广阔的营盘。 copyright dedecms
       其后,幸得知晓内情的卜者揭出远射手的旨意;既如此,我就第一个出面,要求慰息阿波罗的愤烦。由此触犯了阿特柔斯之子,他跳将起来,对我恫吓威胁。现在,他的胁言已用行动实践。明眸的阿开亚人正用快船把姑娘带回克鲁塞,满载着送给阿波罗的礼物。刚才,使者带走了布里修斯的女儿,从我的营棚,阿开亚人的儿子们分给我的战礼。事已至此,你,如果有这个能力,要保护亲生的儿子。你可直奔俄林波斯,祈求宙斯帮忙,倘若从前你曾博取过他的欢心,用你的行动或语言。在父亲家里,我经常听你声称,说是在不死的神祗中,只有你曾经救过克罗诺斯之子,乌云的驾驭者,使他免遭可耻的毁灭。当时,其他俄林波斯众神试图把他付诸绳索,包括赫拉、波塞冬,还有帕拉丝•雅典娜。其时,女神,你赶去为他解下索铐,迅速行动,把那位百手生灵召上俄林波斯山面。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本文来源:【伊利亚特第一卷3

本栏目相关文档:

伊利亚特第二卷2 伊利亚特第二卷1
伊利亚特第一卷4 伊利亚特第一卷2
伊利亚特第一卷1 荷马史诗开篇巨作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荷马史诗开篇巨作

    在西方文学史上,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是现存最早的精品。一般认为,这两...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