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希腊神话 >

俄诺涅与帕里斯

时间:2010-01-06 00: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TAG标签: 希腊神话 帕里斯 俄诺涅

特洛伊王普里阿摩斯喜得一子,在王后生产的那一夜,王后赫卡柏做了一个梦,预言者参详这梦说道:这孩子将使特洛伊灭亡。

希腊神话,俄诺涅,帕里斯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特洛伊王普里阿摩斯喜得一子,在王后生产的那一夜,王后赫卡柏做了一个梦,预言者参详这梦说道:这孩子将使特洛伊灭亡。于是全宫都愁容结眉,孩子柔弱无助的躺在她的摇篮里,普利阿摩斯却狠下了心,命侍从把这新生的孩子带出宫外,抛到荒僻的伊达山去,赫卡柏双眼望着他被抱去,只无赖的哭泣着。
这个新生的孩子躺在伊达山上五天无夜,夜间冷露落在他身上,白天太阳晒在他身上,却并不死去。带他到山上的牧羊人这时经过那里,又去看他一下,见他正酣睡着,一如别的有幸福的孩子睡在柔暖的丝床上一样。牧羊人知道上帝不愿他死亡。于是他复抱他起来,带回家去抚养。孩子长大了时,强健耐苦,双颊红润,两主轻捷,他的美貌和力量都没有一个人能够胜得过。当帕里斯——即这个孩子看守着羊圈时,没有一只凶狠的野狼敢在附近逗留,当他坐在火炉旁时,没有一个强盗敢向这屋内生一毫窥伺之心,所以伊达山上的牧人们都歌咏他的能力和他所做的事业,他们称他为阿勒克栅德洛斯,即助人者之意。
      他这样的在山中牧羊,或坐在危岩上,或躺在绿荫下,或斜倚在细草绵芊的河岸上,他的性情温柔如少女。他又善于奏琴,听者无不心醉,有人竟以为是阿波罗(光明之神)教导他的。有一次,他在河边遇到克柏林的女儿俄诺涅,他诧异她的美貌,呆立在那里不肯走开,他的羊,有好几只在那里用角互相抵触,他也忘记了如常的去呵斥它们了,他的狗立在他身边,也呆呆的惊诧它主人的变易常态。俄诺涅偶然抬起眼来,见有人在凝眸看她,不禁羞红了脸。意欲避开。但帕里斯却走近了几步。温柔有礼的向她开谈。她窥见帕里斯英眉可喜。便也有些动心。不复隐避。他们两同坐在河边,谈着不关紧要的话,彼此觉得很有趣,一刻挨过一刻,不忍即别,河中流水潺潺,与他们俩的细语腻谈相应和。直到晚霞把河水照得鲜艳无比,晚烟朦胧的罩着远处时,俄诺涅方才立起身来说道:“啊,天色已晚,我不能在逗留在这里了。”帕里斯呆立在那里很久,目送她走入林中,她藏在树后偷眸回望时,见他还呆呆的立在那里目送着她。
      他们天天的同坐在水边闲谈,帕里斯不能一天不见俄诺涅,俄诺涅也非天天到河水边来不可。水边的斜岸上,坐惯了这一对情人,清澈的水面常映着这两个秀美的倩影,有一天,他们俩如常的坐在绿草上,帕里斯便对她倾泻他的恋爱,要求娶她为妻。他伸过手去,握住她洁白的玉手。俄诺涅心里觉得很快乐,他抬起头来望着帕里斯,并不发言,然而帕里斯在她盈盈的双眼中,已看出了她的含情的凝盼,已看出了她的愉悦的允许,于是,他的双手便搂抱了她的白颈,他的身体更贴近她一点坐着,他的红唇便紧压在她的红唇上。俄诺涅微微合着双眼,并不拒绝。而清澈的水面上,便映着一对偎贴在一处的影子。这时,晨露还晶莹的凝在草叶上,启明星还挂在灰白的天空,晓风呼呼的一阵吹过去,把俄诺涅的长而秀美的头发吹拂到帕里斯的肩臂上,它似乎快乐的笑了一声,又飞过去了。
于是帕里斯娶了俄诺涅,两个快快乐乐的住在伊达山上,女郎的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愉悦,因为没有人比帕里斯更勇敢,更温和,更深于爱情的。她常常半倚在他的身上,他则拨弄琴弦,为她奏几曲最甜美的情歌。光阴如飞的过去,快乐的时光更是流水般地度过,沉浸在幸福中的俄诺涅想不到一个大变化便将来到。
在特诺亚对岸,隔着盈盈的一道海水的是山明水秀的希腊,在那里有一位勇敢的国王佩琉斯,正在那天娶海王的女儿忒提斯为妻。奥林匹斯山的诸神,从宙斯以下都来庆贺。只有位女神厄里斯,佩琉斯与忒提斯不敢送请帖去请她,因为她是掌握所有恶作剧与嫉妒的女儿,他们怕在欢宴时见到她的脸。她因此大怒,要设法报仇。正当众神在静听阿波罗手拨金琴,和声唱歌的时候,一只金苹果由空中落到了桌面上。他们不知道这苹果哪里来的,然而它的美丽可爱,却引起了神们的欣羡。在这苹果上刻着给最美丽的人几个字,于是天后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 娇媚的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都起身起来要求取的这苹果,也许她们所希求的不是金苹果本身,而是那最美的人的称号。于是宴会上顿现着不欢的气象歌声也嘎然终止了。
赫拉声称神人无不敬重我,这只金苹果非我莫属。雅典娜答道:智慧与仁慈比权利更有价值,所以它应该属于我。美丽的阿佛洛狄忒娇嫩的抬起身来,举起她的白臂,胜利的微笑展现在脸上,轻柔的说道:“我是恋爱与美丽的女儿,这只金苹果只有我才配有。”
她们这样我一言你一语的争论着,宙斯也不便左右担着。最后他实在听得不耐烦了,便站起来阻止了这场女人们的纷争。
他说:“在伊达山的松林中有人类中最美丽的男子帕里斯住在那里,让他做审判者,他将会把金苹果给谁,这金苹果便是谁的。”赫尔墨斯由宴席上站起来率领她们越过海,直到帕里斯和俄诺涅同住的山坡上,
赫尔墨斯来到在帕里斯之前对他说:“人类中最美的男子,不朽的天神中间起了一个争端,赫拉、阿佛洛狄忒与雅典娜三个人要争得那只应判给最美的女神的金苹果。当她们到来时,请你做审判者,解决此事,使宙斯的大厅中不再问争吵之声。”
俄诺涅这时坐在水边,做着快乐与恋爱的梦。她在清莹平静的池水中,自照她的丰姿,自言自语:“天神们是和善的,因为他们给与我比美貌更好的赠品,这就是帕里斯的恋爱,它使我觉得天空更光耀,大地更加明媚了。”
这时帕里斯走来告诉她:“看,俄诺涅,晶莹的水的最亲爱的孩子。宙斯命令我为他判决一件事。那边天后赫拉、阿佛洛狄忒和雅典娜都来了。她们各要争得应判给最美的一个的那只金苹果。你不要走开了,俄诺涅,前面有阔大的葡萄叶,曾遮蔽我们夏天的睡眠,现在你且去藏在那里,静听我的审判,没有一个人会见到你的。”
于是帕里斯坐在那里等待宣判,第一个走上来的赫拉对他说道:“我知道我是最美丽的女人,此外没有人能比我更美貌更权威。你听我的话,我将给你权力,使你建立丰功伟绩,姓名留在歌者的口里。
第二个走上来的雅典娜又对他说道:“帕里斯,不要听她的话,你的手腕是强壮的,你的心是高洁的,你的同辈之中,即今后已赞颂你的好处了。除了权力与声名还有更好的东西,你如果肯听我的话,我将给你智慧和能力,纯洁的恋爱将是你的,当你住在地府时,你将永记忆着当年快乐的时候。”
那时帕里斯似乎听见俄诺涅的声音,声音这样说:智慧与正直比权力更好,把金苹果给雅典娜吧。
但此时阿佛洛狄忒巧笑的望着他,向他走近来,姿态妩媚无比 她的黑发垂垂的触到他的肩,她的手放在他的臂上,他觉得她玫瑰般红的唇吻间的芬芳的呼吸。
她对他低语道:“我不必对你说我的美,因为你大约会看出来的,但你如听我的话,我将给你人类女子中最美丽的女子为妻。
但帕里斯答道:“我不需要你的赏赐,阿佛洛狄忒,因为人世间不会有比俄诺涅更美的女郎,然而你诚然是不朽的女神中最美的,赐品当然是你的。”
于是他将金苹果放在她的雪白的手掌中,当她的微笑浮在唇边,浮在眼旁,骄胜的离开他时,他接触了她的温柔无比的手指,同时心里透过了一阵微颤,但天后赫拉和雅典娜却愤怒的走开了,自此以后她们便和特洛伊人结了不解之仇
审判完最美的女神,帕里斯走到俄诺涅的那里,抱住了她的腰说道:“当我把应给最美者的金苹果判给最美者时,你不曾看见赫拉的怒容么?然而我何必顾虑到赫拉和雅典娜的你恼怒呢?从阿佛洛狄忒唇上见到的一个微笑,比之她们所给的一生的赐福好的多了
但俄诺涅结眉不开的说道:“帕里斯,我说实话。但在我的眼中雅典娜更要美,阿佛洛狄忒虽美而多骄作。”帕里斯更紧的抱她在臂间,频频的吻着她的苍白的面颊并不发言。
以后,帕里斯到了特洛伊城,他的父母承认了他,欢欢喜喜的接受这样英俊秀美的少年,所有人都浑然忘了赫卡柏所做的恶梦。
他父亲普里阿摩斯命他到斯巴达王墨涅拉俄斯那里去,当上船的那一天,他不忍辞别俄诺涅,呜咽的哭着,两人脸上都挂着两行泪水,各自戚戚无言。他的臂搂住她的颈,比葡萄藤纠缠榆树还紧,他屡屡推脱风势不顺,不肯即行,他的从者无不取笑他,因为风原是顺的。
他最后硬是了心肠上船,临行时机,他们俩不知吻了多少次,吻了又吻,吻了又吻。他的舌头再也说不出再会二字来。和风吹饱了风帆,一排一排的浆击打着水面,溅起美丽的浪花,她的眼泪追送着去舟,直到看不见时还不肯回眸,沙上都沾湿了她的雷点。她跪下祈求他能速回。
自从他去后,她凄苦的独居于伊达山。萨迪尔成群的追踪着她,法纳斯双角上缠着松叶的绿冠。也常常来引诱她,然而她总一心坚守着帕里斯。阿波罗也爱上了她。可是她不被金银珠宝所打动。他教她医术,她自此便精通治疗一切症状,她知道撒草能治撒病,她知道撒树根有用处,可惜恋爱无药可解、因为在这个时候,帕里斯逗留在斯巴达,沉醉于墨涅拉俄斯的妻子海伦的美色巧笑中,不肯言归。
有一次墨涅拉俄斯因事外出,吩咐海伦善待贵客,帕里斯趁此机会拐走了海伦和她的一切财宝,上船逃回特洛伊,这当然得到了阿佛洛狄忒的帮助。
俄诺涅天天盼望帕里斯的归来,天天站在海边一块岩石上凝望茫茫的大海,帕里斯居然回来了,她望见他的床徐徐入港时,她的心不禁扑扑的跳着,她的脸燃着红霞,她的禁皱着的眉头放松了,她的唇边虽欲矜持着不露笑容,却微微笑起来。
但当她隐约的望见床头有红衫闪耀时,她突然的受了一惊,那件衣衫不是帕里斯的,竟是个女子。她的心如突然沉在千寻的深渊中,又如红热的铁,突然投入凉水中,她还清楚的看见那红衫女郎,手钩着帕里斯的颈,头伏在她的胸前。她再也站立不住了,双颊为热泪沾湿,立刻反身飞奔回伊达山上去。
帕里斯和海伦快乐的同住在特洛伊城中,同时,被帕里斯所抛弃的俄诺涅却在伊达山中悲戚着,被海伦所弃的墨涅拉俄斯却在希腊全境,遍访名王,高呼复仇。俄诺涅坐在河边的草坡上,眼泪一滴滴的落在水中,有如雨点,水面不绝起了波横,她叹息的默想道:哎,我的爱为阿佛洛狄忒截取了。哎 帕里斯,帕里斯,难道全忘记了你的话了?这里是你的手臂常拥抱了我的,这里是你的嘴唇常紧吻着我的,你还说过大地上的生物没有一个比俄诺涅更美的!如今你却全忘记了。
她见绿树,便说道:这是我和帕里斯常坐着栖息的。
她见一片池边的绿坡,又说道:这里是我和帕里斯同躺着仰望天上白云的。
她看见密深的葡萄藤,又说道:这里是我和帕里斯常在夏天睡觉的地方,他的臂抱着我的颈,我的头枕在他的臂上,她不忍再写下去了。
她看见许多树皮上刻着她的名字,她便哽咽着,那是帕里斯刻的。
更有一株白杨立在河边,帕里斯在树上刻了一行铭语——帕里斯生时捐弃了他的俄诺涅,则克栅托斯河水也将倒流。俄诺涅看着这铭语,更伤心不已,不禁哭叫道:“克栅托斯,快流回去吧!你这河流,快朝源头流回去吧!帕里斯竟敢在他生前捐弃了他的俄诺涅了!”她坐下来,哭着不能成声。
   现在希腊军已经渡海而来了,海面上集结着蚁队似的希腊战船。现在,希腊军已经围困特洛伊城了,特洛伊人被围在城中,一步也不能出城,勇敢的战士陆续的死亡,伟大的赫克托战死了,勇猛的萨尔珀动战死了,英俊的门农战死了,而帕里斯也不复是从前的帕里斯了。
他安于享乐,日高始起,终日依偎在海伦的身边。他的矛和盾挂在墙上好久不用,杯中美酒,终日不空。他听的是歌者高唱恋爱的故事,他听的是海伦的娇媚的笑语声,后来,他不得已出战了。
这时特洛伊城的末运已到,帕里斯被菲罗克忒忒斯的毒箭射中。先前,有一个预言者说,帕里斯如果受了伤,只有俄诺涅能够治好他。帕里斯便命人将他抬到伊达山上俄诺涅住的地方。他的伤极重,脸色苍白,呼吸微细,中了菲罗克忒忒斯的箭是没人能保全性命的,然而俄诺涅却是绝好的神医阿波罗亲手教的,她有上好的药,能够治好这个伤。
俄诺涅本想不见他,然而经不起他和抬他来的人恳求,不得已便见了他。她如今心中咀嚼着十年来的失望与苦痛。对于帕里斯似乎只有憎恨而无恋感,她一见帕里斯的脸,便怫然变色,心里沸腾着久积的怨怒,浑然忘记了帕里斯是伤重垂死的人,如今记住的他是忘恩负义,而忘了的,是他的绵绵情爱。
帕里斯微弱的恳请她医好他的箭伤。他说道:“请看在我们俩的情分上,为我治好了这伤。”俄诺涅转脸去,并不看他,対墙说道:“快去 快去,我不会医治箭伤,也没有药可以给你,至于从前的事,那是早已过去的事了。”
帕里斯还想恳求,而他的语声已细若蚊鸣,他的甜言蜜语也消失了,因此,更触怒了俄诺涅。她连声的催促他们将他抬回城去,他们见她不肯医治,只得将他抬回去。帕里斯一去,俄诺涅的心又充满了旧情的回恋,浑然忘记了一切的憎恨,她懊悔拒绝了他,她真怕他伤重而死,连忙带起草药竭力奔回特洛伊城去。可是等到她追到了时她见帕里斯的尸体已经放在火葬堆上,正待举行火化了,俄诺涅发狂似的自捶其胸,连哭声也发不出。
她心里有千万种的怨苦,有千万叠的悲哀,有千万重的悔恨。她的身体软瘫了,她失去了一切的知觉,等到她再次苏醒时,火葬堆上火光熊熊,烧的正猛,俄诺涅趁人不备,跳入火中。躺在帕里斯身边,和他一同烧化,死也许使她和帕里斯在地府中重新和好,也许使她忘记了一切,结束了身前的一切悲欢苦乐。总之,她的死比她郁郁生着实好得多。
本文来源:【俄诺涅与帕里斯

本栏目相关文档:

人鱼海神特赖登 双肩支撑苍穹的阿特拉斯
恐怖又仁慈的复仇三女神 塞勒涅与恩底弥翁的爱情故事
泰坦月神塞勒涅 太阳战车驭手太阳神赫利俄斯
缪斯九女神 第二代天后兼时光女神瑞亚
言论之神伊阿珀托斯 掌管智力与暗夜的泰坦神科俄斯
泰坦太阳神许珀里翁 二代神王克洛诺斯
海神之子特里同 海后安菲特里忒
命运分配者之命运三女神 库克罗普斯独眼巨神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双肩支撑苍穹的阿特拉斯

    阿特拉斯是希腊神话里的擎天神,属于泰坦神族。他被宙斯降罪来用双肩支撑苍天。传说中...

  • 恐怖又仁慈的复仇三女神

    尼弥西斯是司复仇的三女神的总称,希腊神话中的女神。她们是三个铲除邪恶的复仇女神,...

  • 塞勒涅与恩底弥翁的爱情故事

    恩底弥翁是一个受塞勒涅爱慕的美少年,被众神赐予了永恒的青春,但代价是在卡里亚的拉...

  • 泰坦月神塞勒涅

    塞勒涅是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她的神话形象是:长有双翼,头顶金色光环,乘坐一辆由...

  • 太阳战车驭手太阳神赫利俄斯

    罗马人称他为索尔。赫利俄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传说他每日乘着四匹火马所拉的太阳...

  • 缪斯九女神

    缪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九位古老的女神,它们代表通过传统的音乐和舞蹈、即时的和流传的...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