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其他神话 >

大洪水的传说-伊拉克

时间:2009-12-15 16:43来源: 作者: 点击:

TAG标签: 大洪水 伊拉克神话

在亚洲西部有两条大河,一条叫幼发拉底河,一条叫底格里 斯河。它们发源于现今土耳其境内的亚美尼亚高原,向东南平行 流入波斯湾。每年三月,发源处的雪水融化,两河泛滥,给中下 游带来大量淤泥,积成肥沃的土地。希腊语把这儿称为 美索不 达米亚,意思是
在亚洲西部有两条大河,一条叫幼发拉底河,一条叫底格里斯河。它们发源于现今土耳其境内的亚美尼亚高原,向东南平行流入波斯湾。每年三月,发源处的雪水融化,两河泛滥,给中下游带来大量淤泥,积成肥沃的土地。希腊语把这儿称为“美索不达米亚”,意思是“两河中间的地方”。
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苏美尔人就定居下来。他们捕鱼、养畜、种植和制造陶器,与大自然英勇搏斗,创造了灿烂的两河流域文化。这里要讲的大洪水的故事,就是苏美尔人与天地搏斗的记录之一。它是世界上最早的关于洪水的传说。远古时代,大河入海口处,有一个叫什尔巴克的城市,住着国王鸠什特拉①和他的子民们。一天夜晚,天色阴沉,落着丝丝苦雨。城里的人们惊慌失措,乱作一团。背着包袱的役夫和成群结队的老百姓,急匆匆向泊在河边的一艘方形大船跑去。孩子们哭着拽住母亲的衣襟,磕磕绊绊地跑着。妇女、老人摔倒了,又爬起来急奔,顾不上揩一揩满身泥水。人们渐渐聚集在大船边,仰望着立在船上的汉子。他约摸五十多岁,圆头,直鼻,身材高大粗壮。
一双微微鼓起的灰色大眼,此刻在闪烁的火光下,注视着慌乱的人群。他就是什尔巴克城的国王鸠什特拉。他挥舞着双手,向人群喊道:“让开!让我的财宝和亲属过来!”(苏美尔语)“让野兽和昆虫、飞鸟及种子上船!”“让工匠们都上来!”随着他的叫声,许多人和野生动物上了船。
剩下的人还很多,黑压压的一片。他们仰着脸,张着口,静静地企盼着。国王看着船已装满,只好向船下的人群挥挥手,哽咽着走进船舱,紧紧盖上了舱盖。甲板上只留下一个舵工普兹尔阿木尔掌舵。岸上的人群发出悲怆的呼声,向苍天伸出无助的双手,犹如竖起一片手臂的森林。天亮前雨停了,大船慢慢驶向海面。海很平静,似乎睡着了。当东方透出第一线阳光时,天边又涌起层层乌云。乌云飞驰,迅速布满天空。群山被遮蔽了,太阳被遮住了,天地间昏暗得像是夜晚,那是气象之神和风暴之神飞过天空,向人类预告暴风雨就要来临!霹雳轰隆隆滚过天空,闪电炸出七彩的光,落在发抖的大地上,引起了大火。山林、草地都燃烧起来了,整个国土上烈焰腾空,猩红色的火舌映衬着黑沉沉的乌云,更加阴森可怖。懒洋洋的海面一下子变得生气勃勃,汹涌着动荡起来,海底发出奇怪的啸声。
大雨从天而降,熄灭了大火,世界顿时又变得一片漆黑。台风挟着海啸登陆了,浊浪排空,扑向大地。人们哭喊着,奔逃着。一座座芦苇搭成的泥屋一下子了无踪影;大树被连根拔起,随着波涛横冲直撞;洪水哗哗笑着,追逐着人群。大浪涌来,人们像小草一样被卷上半空;浊浪退处,只留下一片砂石。黑暗的天地间,茫茫烟波上,只有一条封舱闭户的大船在随波飘荡。甲板上的普兹尔阿木尔裸着上身,腰系羊皮裙,赤脚站定,拼尽全力扳住大船的木舵。雨打得他睁不开眼,风吹得他彻骨冰凉,船摇晃得几乎站立不住,可是他紧紧握住舵把。
大船躲避着礁石和各种障碍物,避免了被撞碎的命运,但仍像一片树叶,颠上波峰,甩下浪谷。鸠什特拉坐在黑洞洞的船舱里,和众人挤成一团。他望着眼前的情景,想起了过去的日子。那时多好啊!天地由混沌变清朗之时,诸神各司其职,分管各方。神在大河沿岸造起五座辉煌壮丽的城市,又杀死一位神,用他的血和着陶土,造出健壮活泼的人类。之后,还造出动物、植物,空旷寂寥的世界变得多么喧嚷热闹!人类遵从神的旨意,分住在五个城市里,以城为国,分邦而治。土地肥沃,物产丰饶,椰枣像一堆堆玛瑙,大豆像金色的瀑布。人类辛勤劳作,向诸神祭献丰美的农产品和鲜嫩的恙羊。
可是,只因人类的喧哗烦扰了嬉戏、享乐的众神,他们就翻了脸,开会决定用大洪水淹死他们亲手创造的人。唉,唉!鸠什特拉仿佛看到了洪水中丧生的同胞,泪水扑簌,簌流得像断了线的珠子。“最狠心的是大神恩利尔,他竟然要灭绝一切生命。多亏智慧和法术之神伊亚向我们报信,才赶造出这艘大船,使我们免于葬身洪水!鸠什特拉仿佛又听见伊亚———亲手创造人类的大神”焦急的呼喊:“芦舍啊!墙壁啊!你听着!什尔巴克城的人们啊,快!赶快毁掉房屋,建造船只,清点应该拿的东西,逃命去吧!”伊亚还说,只有建造一条宽度和深度一样的大船,才能抵得住大洪水的冲击和浸泡,帮助人类度过这场劫难。“快!要快!当夜里天降苦雨的时候,洪水就会到来!伊亚”这样叮嘱说。鸠什特拉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城里,正和人们一起建造大船。
全城的人都来了,他杀了牛和羊,请众人吃饱,打开酒窖,请众人喝足。人们拆毁房屋,砍来树木,扛来木床,背来苇草。街心架起了大火,吊起了熔锅,一时间城里浓烟蔽日,人声鼎沸。男子打起赤膊,乒乒乓乓敲打着船木;老人拄着拐杖,指点他们如何动作;妇女奔跑着,运送造船材料和食品;孩子们手脸熏得黢黑,搬来一块块沥青,投进冒着泡儿的熔锅里。五天五夜,船的骨架造起来了;七天七夜,大船全部完工。大船高六米,宽六米,厚实的甲板,厚实的船身,里面涂油,外面涂沥青,通体油光闪亮,滴水不透。众人“杭哟杭哟”用尽了力气,才把它推下水。
如今,大船在洪水中飘摇,前途莫测;造船的人们,有多少已葬身洪水!热爱人类的大神伊亚,你在哪儿呢?我们这些人该怎么样活下去呀?鸠什特拉越想越伤悲,不禁号啕大哭起来。伊亚此刻正与众神一起挤在天之神阿努宫殿的外廊里,望着洪水发呆。诸神也没有料到大洪水如此凶猛骇人,他们不得不从地上的神庙里,跑到众神之首阿努的住所———天宫里来躲避。他们心里明白,轻率之下做出发洪水灭绝人类的决定,实在是罪孽,于是一个个哭得披头散发,涕泪交流,几乎昏过去,痛恨自己的粗疏。只有极力主张发洪水报复人类的大神恩利尔不为所动,冰冷的眼睛里闪着一丝得意。大洪水肆虐了六天六夜,绿色的大地,雄伟的宫殿,一幢幢民居,一座座城池,全部淹没在黄浊的汪洋里,一片死寂。只有风在凄厉地呼号,浪在无尽地冲撞。
第七天,船不摇,风不吼,大海平静了。鸠什特拉打开舱盖,太阳照着他的脸。天蔚蓝晴朗,海懒洋洋地低唱,山呼海啸的暴风雨似处是一场噩梦。可是,除了大船上的幸存者,所有的生命都葬身黏土了!暴风雨中掌舵的船工普兹尔阿木尔此刻倒在舵边,沉沉地睡着了。鸠什特拉接过舵把,奋力划船驶向岸边。划啊!划啊!前方出现了岸的影子———那是尼什尔山啊!故乡的高山,现在只剩下一个山头了。船划到尼什尔山边,搁浅划不动了。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六天,船还是一动不动。到了第七天,鸠什特拉开了鸟笼。鸽子扑扇着翅膀,飞上蓝天,渐渐远去,变成越来越小的黑点儿,消失在云里。可是不一会儿,它们又飞回来,因为找不到落脚的地方。过了两个时辰,鸠什特拉又把燕子放了出去。燕子轻捷地飞上蓝天,快活地啁啾着,享受阳光和微风的轻拂。可是不久,它们又飞回来,因为找不到一点可吃的东西。太阳西沉了,殷〔yan〕红滚圆,像盛满鲜血的盘子,悬挂在无垠的汪洋边上,向水面泼下点点鲜红。鸠什特拉又放出大乌故鸦。大乌鸦张开双翅,哇哇叫着飞向落阳,在燃烧的晚霞里留下一对对黑色的翅影。它们盘旋着落下了,找到了食物,没有飞回来———大洪水退了!鸠什特拉兴奋极了,他打开全部舱门,迎着四方的风,放走所有鸟兽。他带着劫后余生的人们,走下大船,在洪水退后稀软的泥地上,重新开始耕作,在大河入海口处重建家园,安居下来。后来,鸠什特拉被接收为神,世世代代享受后裔的祭拜。
本文来源:【大洪水的传说-伊拉克

本栏目相关文档:

传承古巴比伦文明的伊拉克神话 玛都克创造世界-伊拉克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