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也疯狂昆仑之歌 民族节日传说 聊斋志异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中国神话 > 昆仑之歌 >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共工的后代

时间:2009-12-15 00:00来源: 作者: 点击:

TAG标签: 人类 诞生 后代

当盘古忙于创造的工作之时,大地之母昊英在繁星闪烁的夜色中与魁伟、壮硕的洪流之神共工结合,生下了身材修长、蜿蜒曲折地流经大地各处的江河。
当盘古忙于创造的工作之时,大地之母昊英在繁星闪烁的夜色中与魁伟、壮硕的洪流之神共工结合,生下了身材修长、蜿蜒曲折地流经大地各处的江河。
在水神共工这些极其活泼的子女中,有涡流银白的辽河,波涛滚滚的黄河,清流潺潺的淮河,浪大流深、波翻浪卷的长江,激流如雪、泡沫飞溅的澜沧江,在山间飞腾而下、犹如雷鸣般咆哮的怒江;还有那些被沙漠之神抚养长大,只在沙漠绿洲中流淌的河流;以及其他大大小小共六千多条江河——这还不算那些名不见经传的细小而孱弱的山泉与小溪。这些子女中最为著名的是风姿潇洒、容貌俊逸的冯夷,他是波涛汹涌的黄河之神,人们也称他为“河伯”。
他常常驾驭着一辆四龙拖拽的银车在波涛滚滚的急流之中一直驶到众神所在的昆仑山上。他的王国与权力可以一直伸展到极其遥远的西方险峻的群山,向东一直到达巍峨高耸、参天入云的泰山与浩渺无垠的渤海与黄海之滨。其次还有体形魁梧高大、粗眉大眼、声音如同洪钟一般、性格豪爽的大汉禺江,他成为上述河流中最长的一条——长江的神祗,他在波浪壮阔的长江底部建立起他宏伟壮丽的洞府。在这条江面上,他可以驾着他的马车一直驰到西方辽阔的高原或者奔往浩瀚无垠的东海。
高大的长得如同一只猿猴似的巨人无支祁,长着一双雪亮的双目,浑身有着无穷的巨大的力量,他是那著名的淮河之神。在这些江河的水面上,她还生下了九千名美丽活泼的碧波女神。她们总喜欢驾着雪白的浪花的轻车,在宽阔而澄澈的水面上尽情欣赏两岸幽美的风景,到处留下了她们银铃似的笑声。辽阔的中原大地的西方,有一座高大巍峨、直耸天空的不周山,它是创造之父盘古亲手建造的一座巍峨的天柱之山。
有一次,大地之母兼命运女神昊英化成一股清爽怡人的漫卷的大风游荡在不周山周围的大地上,欣赏着这天柱之山的风光;正被焦灼的情欲炙烤着内心的水神共工看到大地女神活泼的身影,便化成一股带着潮湿雾气的南风与她交合在一起。他们缠绵的结果是一位伟大的海洋之神禺京的诞生。这位浩瀚的水界之王有着一副极其庞大的身躯,长着一头蓬乱、卷曲的金黄的鬚发与一双淡蓝色、显得异常深邃的眼睛。
在他柔软的肌肤下面,隐藏着无穷的力量。他长大后,以大地苍茫辽远的四方作为自己的领地。共工让大地上所有的水流都流向自己爱子的领地。于是,浩瀚、湛蓝的海洋第一次出现在大地并占据了整个大地十分之七的面积,雪白的潮水开始如同人的呼吸一样周而复始地涨落于两岸,汹涌的浪花在坚固的礁石上留下了它们初次击打的痕迹。鱼儿嬉游,海鸟翱翔。从这一刻起,大地之母开始日日聆听海洋之神那蔚蓝色的永不疲倦的歌唱。在大地上所有的神祗中,禺京最受大地之母兼命运女神昊英的宠爱,她让禺京那蔚蓝色的海水覆盖了她所裸露着的身躯的大部分。于是大地之母广阔的身体一部分披着葱郁的绿装,另外一部分却浸没在禺京深阔无边、流动不止的蓝色的柔波中。
可是,大地之母有时也为她这位海洋之子的热情而不安,因为现在就连她那坚实厚阔的大地也开始随着他的水波而动荡不停。为了让大地之母不再深受那沉浮颠簸之苦,伟大的水神共工用一条条极其粗大的铁缆拴在大地的四方,再把这四条铁缆的另一端紧紧系在海底巨大的青铜浇铸而成的礁石之山上。它们被称为大地的“四维”。这样,大地才在海洋惊涛巨浪的摇撼中安然屹立。昊英浸没在水中的部分形成了这世界上四条辽阔的大洋。这些大洋分别是位于东方、面积最大的太平洋,位于西方、略呈“S”形的大西洋,还有位于北极、寒风呼啸、冰山巍峨的北冰洋。那里只有披着厚厚皮毛的凶猛的北极熊出没于冰山与冰原中,长长的獠牙闪着恐怖的白光。
那里唯一的生命的歌声便是它们饥饿时长长的嗥叫。最后是位于南方、温暖多雨的南大洋;因为它靠近一个名叫印度的国家,所以又叫印度洋。昊英露出水面的部分则形成了这地球上的七个“大洲”:有紧密相连的亚洲、欧洲,有腰部凹陷的非洲,有手拉着手的南、北美洲,有孤零零地漂泊在大洋中的大洋洲,也有位于南极、冰天雪地的南极洲。地母昊英把这几部分陆地紧紧固定在流动无定的海波中,让她的子女与生灵万物能够在这深阔无际的海洋中有一个坚实的安居之地。禺京体魄魁伟,力量无穷,他常乘着由三条张牙舞爪的虬龙所驾着的青铜的战车掠过汹涌的海浪,巡行着他的极其辽阔的王国。
有时他威风凛凛地手握金色的马鞭,有时他手持一只三尖两刃的长柄搠刀。金质的刀柄、银亮的透着寒气似的雪刃使他更充满了一种无上的威严。他常常摇动他的龙车上铿锵作响的金铃,唤来面容狰狞、生性凶恶的海上飓风,掀起令人战栗的狂澜;当然,他也能够非常轻易地平息狂暴的大海,让它们像一个出生的婴孩般温驯地泛着层层涟漪。创造之父盘古看到浩瀚无垠的海洋的面积是那样辽阔,便想到在这汹涌流动的世界中也应该为他的后代子孙创立一些可以立足的土地。于是他就在这浩瀚的大海中分别创造了一个个矗立于海面上的半岛、小岛、港湾、礁石以及平时隐没于水下的暗礁、火山及海岭。
然后,他又在更远处的海洋中创造了一座又一座大小不一的岛屿,它们星罗棋布地散布在大海上,使诸神们在大海上飞翔时不再只是看到茫茫无际的单调的海水,他们飞翔疲累时可以在这些坚实的海岛上暂作歇息。除此之外,盘古又在浩瀚的大海上创造了五座美丽的仙岛。它们无论春夏秋冬,四季都可以鲜花盛开、硕果累累。
它们还可以像船儿一样漂浮在水上、随意的移动,作为诸神在海上游玩、休憩的美丽花园。这五座仙岛分别是星形的蓬莱、心形的方丈、舟形的瀛洲、日月形圆圆的还丘,还有花蕾状的岱屿。它们上面有黄金的小亭,白玉的栏杆,绿毯似的草地,银子似的泉水与结满各种果子的树木。空气中各种花的甜蜜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像是让人来到了酒神杜康的家中,像是从他的酒窖中飘散出令人陶醉无比的奇异的芳香。
这香气引来了周围陆地上无数的蜜蜂和蝴蝶,它们把这里装扮得一年四季都是那么诱人和美丽。许许多多海上的精灵与神祗选择了这神异的仙岛作为自己的安居之所,他们在这仙岛上飞来飞去,看管着这海上的“天堂”,不让****的神灵或其他生灵的船只靠近这些岛屿。如果他们的船只靠得太近了,立刻就会吹来一股海风,汹涌的海浪就会自动把这些仙岛带到其他安全的地方。
可是,伟大的创造之父盘古即刻就后悔了他的这种创造之举,因为他害怕这些无根的岛屿会随着大海的波涛流逝到冰冷的北极或南极,然后再被迅猛的风浪无情地吞没于冰冷而黑暗的海下。不过,伟大的创造之父还是想出了一种办法来防止这种悲惨结局的发生。他让大海即刻生出15只形体如山的大鳌,命令它们每三只一组,轮流背负着这些无根的海岛。它们必须每十天一旬进行轮换,每只大鳌都可以休息20天的时间,以防沉重的海岛使它们不堪重负。
创造之父盘古终于通过这种办法解决了长期萦绕在他心中的疑惑,使他再也不用对这些漂浮不定的海岛担心害怕了。大地之母昊英与水神共工还生有伟大的地下世界的统治者——冥王后土。身材高大、冷酷坚定的后土是阴森恐怖的幽冥世界里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他在幽深的大地之下建立了一个专供死者灵魂栖息、安居的王国。他爱上了夜神玄冥的女儿——身披长长秀发的黑暗女神艾黎,他用一大束黑色的玫瑰与牡丹花向她求爱。
他们志同道合,意趣相投,组成了一个门当户对的显赫的家庭。黑暗女神艾黎因此而成为地下世界庄重而威严的王后。冥王后土与黑暗女神艾黎所统治的地方名叫幽都。他们的宫殿殿顶恰恰正对着大地之上巍峨而神圣的昆仑山,那里是幽暗的九层大地的最深之处。高大而粗壮的天梯建木将九条粗壮的巨根一直伸展到他们的领地,并盘曲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之上。那里,在幽都四周的高山上,有一条名叫烛阴的身长千里的巨蛇口衔着一支巨大的火炬照耀着这幽暗的地下。
在幽都的上方,它与大地的中间的位置,共工为他的情侣、地母兼命运女神昊英修建了一座华贵的洞府与一片美丽的花园,在这座花园里,伟大的地母昊英又生下了她的两位女儿,一个名叫章珂,一个名叫章琳。她们两人共同掌管大地所生的人类万物的命运,被人称为“命运两姊妹”。
她们通过照看花园中的花草来掌握世上每人的命运。因为这座花园里面的每一棵花草都代表着一个人的命运,它们也被称为“命运之花”。花草长出即为一个人的出生,它的枯萎即代表着这个人的死亡,如果花草生了虫子或被鸟兽啄食则是代表着这个人的疾病与祸患。每当一棵花草死去,园丁们都会毫不留情的把它拔去,扔到一边,好让其他的生命顺利长出。命运女神就是用这样的方法来使大千世界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命运女神的洞府中还有三辆能够纺织出诸神与人类命运的纺车,当大地母亲闲暇无事的时候,她就坐在一辆金色的纺车旁边,转动纺车,纺织出永生的诸神和宇宙万物的命运。命运两姐妹则用这架纺车在那里纺织出生命短暂的人类的命运,有时她们也代替母亲纺织神祗与宇宙间天地万物的命运。她们俩一个人用银纺车纺出代表着人类幸福、成功、健康、平安之类的银色的丝线,另一个则用一辆黑色的铁纺车纺织出人类命运中的失败、不幸、疾病、灾难等的黑色的丝线。
她们根据自己对每个人命运的设计,随意地把每个人的命运之丝掺合在一起,这样就组成了每个人形形色色、难以摆脱的命运。两姐妹还把凡人们的寿命、智慧、婚姻、子女等命运物化为一条条长短不同,形状各异的纹线,刻在每一个人的手中与额上,作为每一个凡人命运的标记与证明。共工著名的后代中还有云神丰隆和淫雨之神天吴这两位司掌云雨的神祗。丰隆常用浓密的云朵遮蔽天空,它们使天空和大地充满了未知与神秘。云神丰隆住在南方四季温暖而湿润的山上。
常放牧着一大群白色的绵羊。他喜欢喝羊奶,吃羊肉。冬天的时候他就穿着一件羊皮大氅,春秋两季他常常在自己的衣服外套着一件羊皮的坎肩。当他出门的时候,他常常手执着一条牧羊的鞭子,坐在一辆有九只双角峥嵘、高大强壮的绵羊所拉着的车子上。他喜欢在车子上插满各种旗子,画着各种漩涡状的云纹。当他用鞭子抽打着他的羊儿,让它们尽快赶路不要东张西望时,从那些羊群身上所掉落下来的细密羊绒就变成了天上膨松的白云。它们一会儿如绫似纱,将天空衬成一幅亮丽的画卷;一会儿朵朵团团,铺满天空,遮蔽了光辉的日月。有时他让云朵雪白轻盈,映着和煦的明媚的阳光;有时他让云朵染上红彩,犹如一团团火焰燃红了天空。愉悦的时候,他让天空出现白云与青云;郁闷不乐时,他又让天空出现黄云与铅灰色的云。
当他愤怒时,则让天上所有的云朵全部变成冥后艾黎最喜欢的颜色,把光明的白昼变成晦暗的黑夜。云神丰隆后来与海上的风神燕茹结合,生下了三个专司云朵的神祗。他们分别是乌云之神北狄、阴霾之神赤诵、薄云女神碧绫。乌云之神北狄常常骑着一匹名叫嘶风的黑色骏马,披着一件青色的斗篷,驱赶着乌云奔驰在天上。阴霾之神赤诵停留在天空的时间要比黑暗的乌云之神要长得多,他常常会遮弊太阳一连好几天,让人们心情好生郁闷。薄云女神碧绫则是一位令人喜爱的美丽女神,她常常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裙,还在颈间围上一条轻柔、飘逸的绫纱,更增添了她的妩媚与风韵。
将自己的家定居在南方海中的淫雨之神天吴,常常从南方携来大量的水汽,将湿漉漉的身躯深藏在蕴含着无穷雨水的乌云之间。他的衣服袍袖之间水滴涟涟,他的头发与脸上水光闪闪。他到了哪儿,哪儿就会一连多日见不到灿烂的阳光与令人愉悦的蔚蓝的天空。他后来与一位名叫赤烟的贪婪女神生下了三个子女——吴节、吴止与窈窕而美丽的女儿瑶光。吴节曾经帮助冬神高阳找到了一匹他丢失的战马,冬神愿意送给他一些东西以作酬谢。
但他却一次比一次提出更高的要求,恼怒的冬神便把他变成了一只状似河马的水中怪兽贪希。他虽然变成了怪兽,但仍贪心不改,经常把经过的旅客甚至把船只车马都吞下肚去。吴止因为贪得无厌,被秋神少昊变成了一个永远饥饿的野兽饕餮taotie。它无论吃多少,总会被自己的身体立即消化掉,所以他永远是饥肠辘辘,总是处于痛苦难捱的饥饿之中。当他饿急时甚至会啃食自己的趾爪是,吸食自己的鲜血。
瑶光本来是一位非常漂亮的林中女神。她曾经乞求专司爱情的女神云若,让她同时得到多人的爱情。因为她总想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收归于她的怀中。但是最后她被一位狂热追求她的神祗发觉,把她的身体拉长变成了一条蛇以示惩罚。她从此就成了一条著名的美女蛇。共工与昊英还生有狂暴的水神天吴,生有温柔的赤水女神听涛。善于吞云吐雾的水神天吴常常喷出江河般的巨流,温柔多情的赤水女神听涛后来则生下著名的勇敢与战斗之神蚩尤。共工与昊英还结合生下了浓雾、沼泽与冰川之神。
雾神王乔人首牛身,背后还有一条长长的白色马尾。由于害怕众神嗤笑他异样的相貌,自从出生起他就将自己隐藏在一片浓雾之中,无论走到哪里,他总爱用厚重的浓雾遮蔽住脚下的大地。所以,至今还没有一位外人看到过他的真正面目。他总喜欢与别的神祗玩捉迷藏的游戏,别人找不到隐入浓雾中的他,他却总能找到别人。然后,他就会大笑着要求惩罚别人。所以,他又是一位开朗、活泼的欢娱之神。沼泽之神贾超拥有一千副面孔,或为美丽的少女,或为英俊的男子,或为可怜的老妇,或为受伤的老翁,或为活泼的玩童,尽力的诱惑着无知的行人去填饱他那永不知足的肚腹。
他又被人称为千面之神。冷酷无情的冰川之神卫硕常常骄傲地立在他那银亮的山峰之上,不屑地睥睨着脚下的大地与远处的海洋。他总想把所有的淡水都封存在他的领地之中,用他特有的奇寒统治整个世界。他常常挑起与大地和海洋争夺领地的战争,他以其庞大的体躯与巨大的破坏力雄霸着那些高寒的山间与冰冷的海洋。共工与昊英还生有火山与地震之神。火山之神敦题满头乱糟糟的红发,一张口就能吐出数尺之长的灼人的火焰。每一次粗重的呼吸都从硕大的鼻孔中冒出乌黑而恶臭的浓烟,他说话的声音如同天边沉闷的雷声。
地震之神符惕则身躯庞大,脸色铁青,面目狰狞,手持黑色而沉重的三尖的钢叉。他力量惊人,能轻易地摇撼大地,将高大的山岳夷为平地。共工与昊英所生的神祗中还有那著名的炎热之神寿麻和干旱女神献。炎热之神寿麻虽然体躯高大,但全身却黑得发亮。他把自己的国家建立在极远的南方,那是一片奇热的地区。任何人来到他的国土,都会感觉像进了蒸笼或是砖窑与熔炉一样酷热难当。
干旱女神献长着一对能够喷射出火焰的翅膀,手持一团炽热的火球。她刚出生,身下绿茵般的草原就立刻变成了一块土地皲裂、河水断流的不毛之地。大地之母与命运女神昊英预言如果让她长期呆在大地上,她就将慢慢地蚕食、统治整个世界。因此创造诸神一齐把她捉住,把她囚禁在天山顶峰高耸入云的最高的山洞中,让她永远居住在那里,不准她再到地上来,以防这个令人恐怖的预言成为现实。
但后来在黄帝与蚩尤的战争中,诸神迫不得已,只得让她重新来到大地上帮助他们与敌人作战。她在战斗中被蚩尤击伤,不得复上,只能居住在大地上。后来她与炎热之神寿麻生下有:沙漠之神雍和,戈壁之神耕父,饥饿女神翼云、荒歉女神崇君。他们都尽其所能,折磨并摧残着大地上的万物。在幽暗的山林中,水神共工与昊英还生下有两位性情阴郁的神祗,一位是不和女神方岐,一位是****之神诸怀。他们给人带来了各种痛苦与悲伤,与前面所说的那些神祗一样不为光明的神灵与大地上的人类所喜爱。
狂暴的水神共工与地母昊英所生的孩子除了上面所说的那些神祗之外,还有一些著名的高大有力的巨人:有体魄如山的阴康与龙伯,龙伯曾在东海钓出六只大鳌,引起共工等巨人与盘古诸神的大战,这次大战也是自从天地开辟以来第一次流血与死亡的战争。从这时起,死神才开始在世界上出没,灾难也开始在大地上漫游,他们极力寻找着不幸的人们,总渴望着用人们悲哀的眼泪与绝望痛苦的心来填满自己贪婪恶毒的欲壑。
有勇敢无畏的邢天,他被砍掉了头颅,但并没有倒下。因为他的母亲知道儿子将来可怜的悲剧命运,已经从生命之树上摘下过一枚生命之果,让自己的儿子食下。所以,他可以有两次生命,虽然被斩掉了头颅可以仍然不死。但是愤怒的夏神炎帝用利剑劈开大地,把他扔进了黑暗、深隧的地狱之中——在那里,所有的神祗都会失去飞翔的能力,而所有的出口又都被青铜的高墙与栅栏环绕,外面还守卫着凶猛的巨人与恶犬。他们只能在插翅难逃的樊笼里受着无尽的折磨,做着漫长的暗无天日的囚徒。不屈的邢天虽然落在令人诅咒的幽冥的地狱里,而且失去了自己的头颅,但他仍然高高地站立在幽都之山上,以双乳为眼,以肚脐为口,仍然大声地向天怒骂、呐喊,尽力挥舞着自己的战斧。
有力大无穷、可以顶天立地的朴父与博父两位孪生的兄弟,有同样高大的女性的巨人绰子、柔利、北狄、山秋。后来朴父与博父分别娶了绰子与柔利为妻,生下了著名的高大耿直的愚公无皋和无所畏惧的防风。
这两对夫妇在与诸神的战争中被打败,因此被天神们罚以顶天,朴父与绰子立在东方大洋的海水中,博父与柔利立在西方大洋的海水中。愚公无皋曾因大山挡路而挖山十年,决不绕道。防风后来被伟大的人类英雄禹杀死,他的尸骨化成了一座高大险峻的山峰——著名的防风之山。有三头六臂的巨人三兄弟葛天、容成与仲央。他们的命运比较悲惨,因为在与创造之神的战争中,他们被残忍的天神们深埋在东方的大地之下。但他们仍然坚强不屈,那儿频发而强烈的地震证明了他们依然顽强挣扎的勇气与决心。
有手臂更多的千手巨人崇吾——他的手臂如同参天巨树繁多的枝杈,有千眼巨人翼望——他的身上密布着锐利的眼睛,使他能看清四面八方哪怕是最再纤微的细节;有千耳巨人辉诸——他能听清千里之内任何动物活动的声音。共工还生有三眼巨人槐江,长腿巨人无逢、长臂巨人无皋。他们都是一些拥有超凡入圣的奇异能力的巨人。共工还在爱神的帮助下创造了一位男女合体的巨人荣余,荣余又生下了许多和他一样的神祗。他们有两重身体,身体背靠背地紧挨在一起,但是这两重身体却只有一颗心。无论是在和平时期还是战争年代,他们都相亲相爱,无所畏惧。命运女神规定他们的灵魂可以永远不灭,无限期的生死轮回。如果杀死他们,轮回后他们会力量更大。
他们曾在诸神大战中给创造诸神带来了莫大的伤害。狂暴的洪流之神共工与地母昊英还生下有句龙、浮游、修林、离仑、冯来、康回等容貌、性情各各不同的孩子。句龙是位狂暴的巨人与山神。他长着一个硕大的龙头,口中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双臂有着无穷的力量。这位强大、勇敢的巨人后来在一场战争中被创造之神深埋于东海边的大地之下。当你看到向前奔流的河水打着旋,那么,这条河流里的神祗中就一定会有浮游的身影。肤色白晰、英俊儒雅的水神浮游常常转回头去,仔细审视自己的衣装与背影,因为爱美的他很注意自己在别人特别是女神们心目中的形象。
他曾被裹挟着参加了一场与创造之神的战斗,在战斗中用箭射伤了不可一世的战神高阳,被愤怒的战神远远扔进淮河之中。水花万丈,声如雷鸣,从此他再也不愿参加任何战争。但他有一次在闲游时撞见了月神沐浴,羞怒的月神嫦羲便将他的头变成了一颗长满棕色长毛的熊头,他的身子仍然是人的身子。这样,他就再也不会说出他偷窥到的任何秘密了。他仍然像以前一样参加到诸神的说笑、谈话之中,使所有见到他的人大吃一惊。他就是这样由从前的水神变成了一位令人惶恐的惊吓之神。性情平和的修林是一位爱好那无尽的山野风光的远游之神。他常常驾着一辆雕饰华美的银车,随着潺潺的小溪,一路驶过巨石崔嵬的山顶,驶过莽莽苍苍的密林,驶过平畴****的沃野,一直驶到东方浩瀚的大海,一路尽情地欣赏着幽美无比的风光。
离仑是一位使人极为恐怖的凶神恶煞般的厉鬼,但他也有一样自己非常害怕的东西——红豆。因为他本来是一位地府中的神祗,虽然他相貌粗陋,他也同其他神祗一样渴望自己的爱情。爱神便送她一颗红豆,使他爱上了一位漂亮的海上女神。离仑痴痴的思念着她,日日在海边沙哑地呤唱着自己对她深情的歌儿。但那位水中女神见到他就总把自己深藏于水中,不再出来。他难耐思情,就到水下去找他。他终于找到并紧紧地捉住了她,但那位女郎却惊恐地紧缩成了一个海贝。
直到现在,有些绚丽的贝壳上还留有离仑双手紧握的凹痕。从此他发誓再也不接触任何红色的东西,见到那惹起祸端的红豆更是惊恐万分,逃避不迭。人们知道这一原因后,便常常用一碗红豆粥将他驱走,让其远离。冯来是一位专司昼夜交替的神祗。他立在西方的天庭顶端,当太阳坠入西海,天边的最后一抹晚霞燃尽,他就开始吹起一只金号,并用力敲击一面巨大的铜鼓,唤醒在黑暗的洞府中沉睡的夜神玄冥。于是,伴随着暮鸦与金鼓,玄冥披着他那宽大的袍服飞上了广天,开始将天地万物笼罩在他那黑色的怀抱中。康回则是一位令人恐惧的巨人和一位苍穹之神。他常常变成一股疯狂、巨大的旋风,呼啸着掠过大地。有时他又会变成一条吞云吐雾、张牙舞爪的巨龙。
他总想把一切都吞噬在他永远无厌的庞大身体中,使它们统统化为灰烬或乌有。所以,他是一位威力无穷、人人畏惧的破坏与毁灭之神。以上是共工与昊英所生的神祗和巨人,下面是共工化身为巨龙独自生下的庞大怪物。有狂暴凶恶的巨龙符禺与苍龙曲舒,有衔火照耀北极与南极的烛龙、卓龙——人们总是把两龙所衔的火光称为“极光”。那儿位置太过偏僻,太阳神的光线一般照不到那儿,到处都是万古不化的冰山雪谷。每年春分到来的时候,帝俊驾驭着自己的太阳车去与羲和在北方的金宫相会,才能让自己的光线射在他们的山顶上。同样,每年秋分到来的时候,帝俊驾车来到南方月神嫦羲的玉楼,南极的漫漫长夜才算结束。
作为平常照射不到的补偿,他允许南北两极可以有6个月,太阳一直在他们头顶上闪耀着灿烂的光芒。每当这时,两龙也就熄灭了自己的火光,开始了长达半年的睡眠。6个月的时间结束,帝俊就要离开那里了,才会轻轻地唤醒它们,并用灿烂的金箭燃起它们身旁的火炬——这只火炬可以在漫漫长冬中一直熊熊燃烧,照亮了失去太阳之后的幽暗的极夜。每当它摇曳、闪烁的火光映亮了夜空,人们就会说,看,这极光多么美丽啊。这样的火炬不仅对寒冷刺骨的南北两极来说是需要的,对于阴云笼罩的幽都冥间也是需要的,因为它们都是黑暗所统治的地区。
幽都也有这样一位专司光明的使者,不过,它不是一条龙,而是一只体躯极长的大蛇。他的名字叫烛阴,衔着不灭的火炬永远照耀着地下晦暗的冥间。他的身体是一条红色的蛇躯,却长着一张英俊而微笑的人脸。他的口中紧衔着一支硕大的熊熊燃烧的火炬,目光迥迥地注视着这幽暗的世界。他的身体首尾相接,正好可以把这幽暗的地下世界环绕一周。像这样的巨蛇共工还生下了好多,比如昂首入云、能轻易吞下大象的巴蛇,形状奇特、长着两颗蛇头的的食人之蛇延维,长着巨大双翅、能够腾云驾雾的羽蛇纽阳等等。水神共工生下的怪兽还有凶暴的烈马完野,它在空中与大地到处喷吐着烈火与浓烟,后来被有力的火神祝融所制服,带上青铜的羁绊,从此成了他的座骑。有生着巨大双角的野牛其羽——它被伟大的天后驱赶到五谷之神后稷的田园中,但终被后稷所驯服。
有鸣声如雷、震天动地的夔牛——他被称为雷兽,后来在黄帝与蚩尤的战争中被人杀死,它的皮也被做成了著名的雷鼓。有长着骇人獠牙的巨大的野猪封豕,它最后被勇敢的英雄羿所杀死,那对它经常用以杀死猎人、人人心惊胆颤的巨大獠牙,也被羿作为珍贵的礼品祭献在黄帝的圣坛之上。有人面鸟身、以人为食的女妖姑获,她生下了许多令人恐怖的怪鸟。有长着乌云般翅膀的巨雕——大风;长着九只巨大鸟头的怪鸟九婴——它鸣叫的声音活像婴儿恐怖的哭啼;有偷偷换走并食掉婴儿的鬼车鸟;还有三只脚的吐火的巨鸟——毕方。它本来是四只脚,但是无比高傲的它有一天竟然向着太阳挑衅,要与它竞逐光明与火热的桂冠。
竞逐的结局就是它那强健的四足被锋利的长剑砍掉了一只,它也被太阳神帝俊扔进炽热的太阳之中,用太阳的神火锻烧出一种新的灵魂,它全身的黑羽也变成了一种灿灿的金色。从此这只三足的金乌就成了太阳中的神鸟和太阳的代称。水神共工生下的怪兽还有凶猛的巨狮太岁,它虽然被命运女神赐予不死,但仍然被盘古在山林中斩杀,令它每日为昆仑山中的诸神贡献出自己的肉体。此外,还有饮下生命泉水后疯狂生长、能够吞下日月的天狼都郭、天狗生生,有常常痴想吞下月亮的蟾蜍结麟——他总对天上皎洁的月亮情有独钟,每当傍晚来临,他总会面向东方遥首期盼。
只要月亮升上了东山,他就开始痴痴地对她凝望。不过,月亮女神嫦羲却从来不想接受他的痴情,甚至对他有些畏惧。他的自尊渐渐消失,代之以一种积聚已久的狂怒。这种怒气直冲肺腑,郁积于心,使了终于化成了巨腹阔嘴的蟾蜍。他不自量力,竟然妄想着要将那明亮的月亮吞下腹中,以强迫那美丽的情人与他合为一体,并以这种粗鲁的方式报复那清高而冷漠的情人。可是,虽然他尽力鼓起庞大的肚腹,虽然他的口张到爆裂,他却仍然难以实现他的妄想。
他口中血流满地,肚子也被怒气与不甘所撑破。为了躲避月神的银箭,他不得不再一次承受失败的痛苦,潜进幽深而冰冷的洋底。共工所生下的水中的后代还有那北方海洋中体躯庞大、能化作鲸鱼与大鸟的鲲鹏。它在海中是一只巨大的鲸鱼,名字叫鲲。当它化身为一只大鹏之时,它的双翼如同天空中垂下的乌云,翅膀搅起呼啸的飓风,湿漉漉的毛羽间飞流直下,形成狂暴的骤雨。它扶摇之上,一直飞到九****之高的苍穹之中。这时候,它的翅膀每扇动一下,就能飞越三千里的海面。它的翅膀掠起大地上漫天的云雾与水汽,如同万马奔腾,又如群龙翱翔。
它下视遥远的大地与大地上的人们看它一样,都是只能看到一片青冥与苍茫而已。人们看不到天上的鲲鹏,往往会说它是台风、飓风或者神祗惩罚、灭亡那些罪恶人类的风暴。严寒的冬天来临,原来汹涌的海水现在结起了厚厚的巨冰,它就会从鲲化为一只巨大的鹏鸟,飞到温暖的南方的大海中生活。到了天气炎热的夏季,它又会候鸟一样重新飞回到凉爽清新的北方的故乡,在那里重新化为一条无可匹敌的海中巨鲸。寒来暑往,年年如是,这只永生的鲲鹏就这样在海鱼与飞鸟之间转换着自己的角色。人们知道,每年夏天总会有一阵阵炎热而湿润的南风,将朵朵乌云吹向渴望雨露的北方,给人们带来大量的降水;到了寒冷的冬季,又会有一阵阵干燥而寒冷的北风呼啸南下,使铅色的天空飘扬起纷飞的雪花。
大地上银装素裹,千里冰封,开始进入了万物蛰伏的冬季。人们看不到天上飞越的鲲鹏,就把这些风说成是季风或信风。共工还生下有十五只庞大无匹的海中巨鳌,盘古用它们来驮负海中漂浮的五座仙山;还有巨大的海怪章猗——她后来将生下令人恐怖的千手与千口的海啸之神,在诸神的黑夜中发动对诸神和人类的致命的攻击。以上这些威猛的水中巨兽全部都是共工所生。伟大的水神共工常常作为一条巨龙游荡在大地上。有一次,他在南方的山林中游荡时遇到了一头性情柔顺的野猪,他便与它交配,使它生下了象和河马这两种奇特的生物。这两种动物分别成为陆地与河流中体躯庞大的怪兽。还有一次,这条欲望强盛的巨龙与一条发情的白色母牛相交,生下了麒麟和貔貅这两种吉祥的瑞兽。麒麟长着鹿角,龙头,羊尾,马蹄,全身布满金色的鳞片。
它头上长有一角,角端有一团黄色的肉。它是一只仁厚、圣洁的神兽,拥有无穷的智慧,无上的神力,它不入陷阱,不中罗网,不践秽物;它谦逊、诚实,坚贞不二,孤傲清高,善恶分明。它只喜爱洁净的水流,它的食物只是那自然的水果;它飞行在明净的空中,行走在清幽的林里。生育之神女娲常骑着这种美丽英武的神兽为人间送去他们爱情的结晶——那些纯洁无瑕的可爱的孩子们。她小心翼翼地怀抱着那些可爱的孩子,麒麟则尽力地使她们能平安顺利地到达她们的目的地。她会在孩子的脖子上佩带上驱邪的麒麟形的金锁,祝福这孩子长命百岁。当她们到达人间时,人们常常用一条美丽的红绸系在它的角上以示谢意。春神伏羲与司掌预言的神祗们也常常骑着这只祥瑞的神兽来到人间,宣布他们关于这个世界的深奥的预言。貔貅(píxiū)又叫辟邪,它是一种龙头、马身、麟脚,形似狮子的会飞的神兽。貔貅凶猛威武,毛色灰白。
盘古令它负责天堂的巡查与保卫的工作,阻止妖魔鬼怪与瘟疫秽物扰乱天庭。当它出现在大地上的时候,即使那威猛的虎豹蛇鳄也会自动俯伏在它的脚下,不敢轻举妄动。因此,人们便常用这种神奇的圣物作为英雄而威严的军队的代称。还有一次,这位化成巨龙的水神共工游荡在葱茏的大地上,他来到昆仑山上的一片密林中,看到了一泓非常清澈可爱的泉水,又饥又渴的他就俯伏在泉边喝了九口。他并不知道这是一泓能使人受孕、生育的生命之泉,直到后来他这条巨龙变得腰部臃肿、凸鼓如山,他才知道了他竟作了这样荒唐的事情。明月圆了九度之后,这条水神果然生下了他的众多的孩子——作为一条巨龙的孩子。
奇怪的是,他作为一条巨龙生下的这九个孩子,体貌与性情上竟然都不像龙——他的大儿子名叫囚牛,龙首而牛身。它平生最喜爱美妙的音乐,因此常被人雕刻在琴头之上。
二儿子名叫睚眦(yázì),豺首而龙身。它平生嗜血好杀,总爱撕咬争斗,即使与自己的兄弟也常杀得天昏地暗、你死我活。所以,人们多把它刻铸在兵器或仪仗器具上,以显得威严勇猛,威摄对手。
三子名叫嘲风,兽首龙身,后面拖着一副猫头鹰的尾巴。因此,它又名螭吻或鸱尾。它的头部高昂,性情凶猛,它常常伸头在伙伴堆中,警惕地向四周不断观望,做出瞭望与观察的样子,好象时刻等待着扑向来袭的敌人。因此它常被人安在檐堂与华表的顶端,用来威摄妖魔鬼怪之类的异物。
四子名叫蒲牢,龙身而鱼鳍。它没有尖利的龙爪,所以十分害怕凶猛的鲸鱼。一旦鲸鱼对它发起攻击,它就会吓得狂呼乱叫。人们根据它的这种特点,把它铸造在大钟之上,再把击杵刻成鲸的形状。这样一来,铜钟的声音就会响入云霄。
五子名叫狻猊(suānní),又名金猊或灵猊,形似狮子。它性格沉静,喜爱烟火,所以人们往往把它安在香炉之上,让它为人们掌理祭祀。
六子名叫霸下,样子似一只乌龟,但它嘴里面却长着一排锋利的牙齿,所以与龟并不相同。它力大无穷,能够背起三山五岳,常在大海中兴风作浪。所以人们常把它刻在陵墓旁,用它驮起巨大、沉重的石碑。
七子名叫宪章,又叫狴犴(bì’àn),样子像只老虎,威风凛凛。但它具有一种奇特的天性,能够明辨是非,鉴别真凶,又能主持正义,嫉恶如仇。因此它被安在监狱大门两侧以及官员出巡时肃静回避的牌子上端,以表现一种正义和肃然之气。
八子名叫趴蝮(bāxià),形貌奇特,似鱼非鱼,因为它长着一对龙的犄角,口中还长着细密的牙齿。善于游水,体态优美,因此常被人刻于石桥栏杆的顶端作为装饰。
最小的九子名叫椒图,它的头部是一颗狰狞而凶恶的兽头,身子却是一只螺蛳,外面包着一层坚硬的白色蚌壳。当它用威猛的形象吓阻不了凶恶的敌人,便会把头部紧缩在坚固的蚌壳之中,敌人便会对它可奈何而转身走掉。
人们常将其形象雕在大门的铺首或刻画在门板上,即取其坚闭与安全之意。水神共工作为巨龙孕育而生的九个孩子竟然都不像他,后来就流传下了“龙生九子,各各不同”的俗谚,表示即使是同类的事物、同胞的兄弟也会具有各不相同的品性与特点。在弯弯曲曲、奔腾咆哮的黄河北岸,在远离大海、险峻崎岖的大地北方,既有冰封雪盖、一望无际的茂密的草原与山林,也有茫茫无际的荒漠草原,也有浩渺无边的千里流沙。那
里既有耸入云天的高大的天柱——不周山,有巍峨的天山,有盛产青铜与黄金的金山,也有地势高拔的青藏高原,辽阔坦荡的蒙古高原,有处于北方的阴冷森郁的阴山、燕山,也有位于东北、终年白雪皑皑的大兴安岭、小兴安岭、长白山。就在这些广袤而荒漠的土地上,共工和他的后代们不辞辛劳,建立了一个个强大的巨人和精灵之国。共工虽然生下了许多令人可怕的破坏与毁灭之神,生下许多****的怪兽,但他毕竟参与创造了这个广阔的世界,后来他还参与创造了伟大的人类。
是他使这片世界变得那样丰富与多彩,变得活泼而生动,变得惊险与刺激,是他使这个世界变得充满了活力,充满了灵性,也充满了迷人的魅力。所以,当后人想到这一切,就会把自己称为“龙的传人”,表示自己不会忘记他对这世界卓越而独特的贡献。
本文来源:【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共工的后代

本栏目相关文档: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快乐的高辛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星辰之神臾区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黎明之神与朝霞女神的故事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不合的神祗与精灵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生活在幽都中的神祗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海神禺京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多情的日神帝俊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四季之神的孩子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美丽的天堂与神圣的昆仑山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盘古的子女
一、诸神与人类的诞生:世界之始 昆仑山的方位
三、炎黄之战 阪泉之战1 三、炎黄之战 炎帝与海神的冲突3
三、炎黄之战 炎帝与海神的冲突2 三、炎黄之战 炎帝与海神的冲突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