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阿拉伯神话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6

时间:2013-05-06 09: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TAG标签: 神话 阿拉伯神话 一千零一夜 睡着的国王 童话

这时,天已近亮,哈桑慢慢苏醒过来,听见音乐和歌唱声,睁开眼来,见自己又一次置身王宫,身边婢仆如云,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禁喟然叹道:“毫无办法,只盼万能的安拉拯救了。
   阿拉伯神话,一千零一夜,睡着的国王,神话,童话,睡着的国王的故事
      这时,天已近亮,哈桑慢慢苏醒过来,听见音乐和歌唱声,睁开眼来,见自己又一次置身王宫,身边婢仆如云,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禁喟然叹道:“毫无办法,只盼万能的安拉拯救了。说老实话,我在疯人院中可是第一次遭受那样残酷的待遇,令我心惊胆颤。这魔鬼干吗非要来纠缠我呀。安拉啊!救您把魔鬼消灭了吧。”
  他闭上眼,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只见宫中金碧辉煌,歌声婉转。一个侍从走到他面前说:
  “陛下,您能坐起来吗?您的婢仆正等待服侍您。”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真是哈里发吗?是你们合伙欺哄我吗?昨天我就没有临朝、执政的经历,只是喝了杯酒便突然入睡,后来这个仆人把我唤醒了。”他喃喃地念叨着坐起来,在往事里沉思默想:棒打老母、进疯人院的经历,历历在心头,而且,他身上被疯人院长鞭笞的伤痕还依然如新,这一切使他莫名其妙,心绪茫然,末了,他只好又一次喟然叹道: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我全不明白自己的境遇。是谁把我带到这儿来的呢?”他仔细打量身边的一个宫女,问道: 内容来自dedecms
  “我是谁?”
  “陛下,您是哈里发呀。”宫女回答。
  “女妖,你撒谎。如果我是哈里发,那么你来咬我的手指试试吧。”
  宫女听令,走过去咬他的手指。
  他感觉疼痛,忙喝道:“够了!够了!”继而他对另一个年纪较大的仆人问:“我是谁?”
  “您是哈里发,陛下。”仆人回答。
  他更加糊涂,茫然不解,像是坠入一团云雾中。他走到一个小仆人面前,吩咐道:“你来咬我的耳朵吧。”说完,他弯下腰,把耳朵凑到他的面前。小仆人年轻不懂事,用牙咬着他的耳朵不放,他痛得要命,喝道:“行了!”小仆人却误听为“使劲!”牙齿一用力,终于咬破了他的耳朵。当时真正的哈里发藏在帘后,看到这种情景,笑得几乎要滚出来,他终于忍不住从帘后走了出来,突然出现在哈桑面前,说道:
  “哈桑,你这个滑稽的家伙!简直要让我笑死了。”
  哈桑回头一看,认出他来,说道:“以安拉的名义起誓,是你呀!我们母子和隔壁那几个老头子,全都因为你而蒙受灾难了!”
  哈里发哈哈大笑起来。
  这以后,哈里发优待哈桑,让他在宫中享福,把最受宠的侍女诺罕•卜娃许配给他为妻。从此哈桑住在宫中,随时不离哈里发左右,地位非常高贵。他常陪哈里发和王后祖白绿谈心、宴饮,和娇妻相亲相爱。平日里饮食服饰非常奢华,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哈桑和诺罕•卜娃夫妻恩爱,在哈里发的庇护下生活得舒适幸福,但年深日久,由于追求舒适,手中的钱财逐渐挥霍殆尽,生活窘迫。有一天,哈桑开始想入非非,他唤老婆道:
  “诺罕•卜娃!听我说呀!”
  “哎!什么事?”诺罕应着。
  “我有一个想法。我来想办法骗哈里发,你去想办法骗王后,咱们也许可以骗他们二百金币和两匹丝绸来享受呢。”
  “我倒是同意,可是你说该怎么个骗法呢?”
  “我们可以用装死来欺骗他们。这样,让我先装死,我现在挺直地躺下,你把我的缠头撒开,盖在我身上,缚住我的双脚,再放一把刀和一些盐巴在我胸上,然后散开你的头发,撕破衣服,打着脸面,哭哭啼啼地奔到王后面前,向她报丧,说我死了。她听了噩耗,必然会因同情可怜你,叫她的管家给你一百金币和一匹丝绸;你把钱带回来。然后你躺下来装死,我撕破衣服,弄乱胡须奔到宫中,去向哈里发报丧,他听了你的死讯,必然可怜我,命他的管家给我一百金币和一匹丝绸。这样我们便可以把钱弄回来了。”
  “真的,”诺罕听了哈桑的计划,叫了起来,“这个计策妙极了。”于是她叫丈夫闭眼躺下,束起他的两脚,用缠头盖在他身上,一切照他的指示做了。然后她披散开自己的头发,扯破身上的衣服,哭哭啼啼地奔到内宫。祖白绿王后看见她这种模样,大吃一惊,问道: 织梦好,好织梦
  “你怎么了?什么事情使你这样伤心?”
  “天呀!我这是报丧,”她哭叫着说,“爱坡•哈桑死了。”
  “可怜的哈桑哟!”王后因同情而吩咐管家给了诺罕一百金币和一匹绸子,然后嘱咐道:“诺罕,给你,用这去好好地安葬他吧。”
  诺罕•卜娃带回一百金币和一匹绸子,高兴地把经过告诉丈夫,哈桑一骨碌爬起来,收下一百金币和一匹绸子,喜得手舞足蹈。接着他让老婆躺下,同样地把她摆弄一番,然后扯破自己的缠头和衣服,弄乱胡须,哭哭啼啼地奔上朝廷。哈里发见他那副狼狈象,问道:
  “出了什么事情?哈桑,告诉我吧。”
  “给陛下报丧,我妻子诺罕•卜娃死了。”
  “安拉是唯一的主宰!”哈里发抚襟长叹。伤心之余,他安慰哈桑说:“人死不能复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再给你一个宫女好了。”接着吩咐管库的取一百金币和一匹绸子给哈桑,吩咐道:“给你,哈桑,拿去好好安葬她吧。”
  哈桑带着钱和丝绸,喜笑颜开地回到家中,对老婆说:“起来吧,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诺罕•卜娃爬起来,收下一百金币、一匹绸子。夫妻高兴异常,两人坐下来,促膝谈心,彼此打趣。 本文来自织梦
  哈桑回去以后,哈里发因诺罕•卜娃之死而感到忧郁,他心神不安地扶着马什伦的肩膀,离开朝廷,回内宫去安慰王后。当时王后正在伤心饮泣,见了哈里发,立即起身迎接,她正想为之死表示伤心之情,哈里发却先开了口:
  “你的使女诺罕•卜娃死了,我丢下国事,特意向你表示伤心之情。”
  “陛下,我的侍女倒没事,”王后说,“不过你的酒友爱坡•哈桑突然丧命,我正想向陛下表示伤心呢,陛下可别悲伤过度。”
  “马什伦!”哈里发笑了一笑,对马什伦说,“妇女的头脑真简单!以安拉的名义起誓,刚才哈桑不是还在我面前吗?”
  “您不该在这种时候取笑呀!”王后苦笑着说,“爱坡•哈桑已经死了,您还非得把我的侍女也咒死吗?您怎么能骂我头脑简单呢?”
  “丧了命的是诺罕•卜娃。”哈里发坚决地说。
  “您那儿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但刚才诺罕•卜娃确实哭哭啼啼地跑来给我报丧,我安慰她,给了她一百金币、一匹绸子备办丧事,而我正准备为您的酒友爱坡•哈桑之死向您表示伤怀。”
  “丧命的不是别人,是诺罕•卜娃。”哈里发哈哈大笑。 dedecms.com
  “不,陛下。丧命的确实是爱坡•哈桑。”
  哈里发急了,大声吩咐马什伦:“去,你快去哈桑家看看,到底是谁死了?”马什伦拔脚就跑。
  哈里发对王后说:“你敢同我打赌吗?”
  “当然。我说丧命的是爱坡•哈桑。”
  “我说是诺罕•卜娃。我们打赌,拿我们各自的两座宫殿来赌吧。”
  于是两人静静地坐着,等候马什伦回来。
  马什伦奉命,匆匆向哈桑的寓所跑去。当时哈桑靠在窗前,见马什伦踉踉跄跄跑进巷口,心中有数,对诺罕•卜娃说:“哈里发打发掌刑官马什伦来调查我们的事情。你马上躺下装死,让他看一看。回去报告,以便哈里发相信我的话。”诺罕•卜娃躺了下去,哈桑迅速拿披巾盖在她身上,然后坐在一旁,悲哀哭泣。
  马什伦到了哈桑家,见诺罕•卜娃僵躺着,便向哈桑致悼,然后揭开诺罕•卜娃的缠头,看了一眼,叹道:“安拉是唯一的主宰。我们的姐妹诺罕•卜娃过世了!人的生命多脆弱呀!愿安拉怜悯你,饶恕你的罪孽。”
  马什伦探清楚实情,赶回宫去,站在哈里发和王后面前忍不住笑。哈里发骂道:“你这个狗东西!干吗吃吃傻笑?说吧,他们夫妇到底是谁死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启奏陛下,”马什伦说,“以安拉的名义起誓,哈桑还活着,死的是诺罕•卜娃。”
  哈里发忍不住高兴地笑了,他对王后说:“好吧!这个赌,你可输掉一幢宫殿了。”继而他吩咐马什伦:“现在把你看见的情况讲出来听听吧。”
  “是这样,”马什伦说,“我一口气跑到哈桑家中,见诺罕•卜娃在家里僵躺着,一动不动,哈桑正坐在她的尸体前,伤心地哭着。我慰问他,向他致哀,并专门察看了诺罕•卜娃的脸,她的脸还肿着。我对哈桑说,赶快准备安葬她吧。他说:‘是的,我会好好安葬的。’我这才撇下他,赶快回来报告。现在他正预备安葬她呢。”
  哈里发洋洋得意地笑着说:“马什伦,你对这位头脑简单的王后再说详细些。”
  王后生气地骂道:“专信奴婢的人,他的头脑才真是简单呢。”
  “真的,陛下。”马什伦对哈里发说,“都说妇女头脑简单,信仰脆弱呢。”
  王后生气了,对哈里发说:“您奚落我,以至于连这个奴才也因此欺凌我,我绝不服气,非派人去弄清楚究竟是谁死了。”她叫来一个管家的老太婆,吩咐道:“你去诺罕•卜娃家中看明白,弄清死的到底是谁?快去快回。” 本文来自织梦
  老婆子奉命后,一路奔向诺罕•卜娃的住处。她刚进巷口,哈桑便看见她,认出是王后的管家。他对老婆说:“喂!卜娃,这像是王后打发人来察看我们的事情呢。一定是王后不相信马什伦的话,打发她的管家来调查清楚呢。现在我躺下装死,以便王后相信你的话。”于是他躺下去,诺罕•卜娃用布束上她的眼睛,绑起他的双脚,把布盖在他身上,然后坐在他的身旁悲哀哭泣。
  管家的老婆子进到屋里,见诺罕•卜娃坐在哈桑的尸体前哭泣,伤心欲死。见到管家婆,她哭喊着诉说道:“我做了什么孽呀?爱坡•哈桑死了,撇下我一个人,孤单寂寞,这日子可怎么过呀!”她撕着衣服,愈哭愈伤心,说道:“大妈哟!你老人家想想看,他一向是个好人呀!”
  “可不是吗?”管家婆安慰她,“你们一对好夫妻,你敬他,他爱你,相亲相爱,风流快活。如今遭遇这样的事,怎么能叫人不伤心呢!”
  看了这种情景,管家婆认为马什伦有意在哈里发和王后之间搬弄是非,因而对诺罕•卜娃说:“还有更糟糕的!马什伦这个家伙搬弄是非,在哈里发和王后之间差点弄出一场是非来。”
  “这为什么呢?大妈。”

内容来自dedecms


  “马什伦向哈里发和王后谎报你们的情况,他说你死了,只是哈桑还活着。”
  “可我刚才还去给王后报丧,她还给了我金币和绸子,让我好好安葬哈桑呢。大妈!你瞧,我遇上这种事,正惶惑得很,不知该怎么办。一个人孤苦伶仃,没人帮助,这怎么办呢?如果死的是我自己,让他活着,那才好啊!”她说着哭得更伤心,管家婆也不禁陪着她流泪。她一边流泪,一边走到哈桑面前,揭开盖着的布,见哈桑的眼睛被束得鼓了起来,于是她安慰诺罕•卜娃几句,向她告辞后,回到宫中,向王后报告了情况。
  王后听了,一下笑开了,说道:“说我头脑简单,信仰薄弱,现在你讲给他听吧。”
  “这老婆子撒谎!”马什伦火了起来,“我亲眼瞧见哈桑活得好好的,诺罕•卜娃的尸体却躺在地上。”
  “你这个家伙才撒谎骗人呢,”管家婆不服气,“你是存心在哈里发和王后之间挑拨是非。”
  “别人不会撒谎,只有像你这样的泼妇才专门哄人,你的主人信任你,是她盲目愚蠢。”
  王后一听,气得号陶大哭,哈里发对她说:“我撒谎,我的仆人也措施;你撒谎,你的丫头也撒谎。我们全都撒谎。这笔帐可是一时算不清。要想确证此事,还是我们四人一起,到哈桑家亲眼察看,让事实证明,到底谁错了。”

内容来自dedecms


  “很好。”马什伦拥护他的主人,“我们马上就去,事情一旦弄清楚,我会收拾这个倒霉的老泼妇,揍她一顿,出出我胸中的闷气。”
  “坏蛋!”管家婆回骂马什伦,“你的头脑可真够愚蠢,和老母鸡丝毫没有差别。”
  马什伦挨了骂,怒火升腾,冲过去要揍管家婆。王后伸手拦住他说:“别着急。你和她谁在撒谎,谁公正无欺,马上就可以证实。是非终会分明,那时你们再闹不迟。”
  于是哈里发、王后、马什伦和管家婆四个人一块儿动身,离开王宫,径直向哈桑的寓所而去。他们一路上发誓赌咒,谁也不服输,吵吵嚷嚷地来到哈桑门前。
  哈桑见他们全都赶来,便对老婆说:“糟了!瓦罐不是每次都摔不坏的!这肯定是那个老太婆回去以后,报告的情况与马什伦报告的不一样,使他们相互争论、怀疑,不知道我们谁死谁活,因此哈里发、王后、马什伦和老太婆才约齐,到我们家来察看。”
  “这怎么办呢?”
  “让我们俩一块儿装死,憋住气,挺直地躺着不动。”
  诺罕•卜娃按丈夫的意见,夫妻两人随即束起脚,拿布盖着身体,憋着气,合上眼,装死不动。本文来源:【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6

本栏目相关文档:

洗染匠和理发师02 洗染匠和理发师01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7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5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4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3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2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1
乌木马的故事03 乌木马的故事02
乌木马的故事01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8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7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6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5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洗染匠和理发师02

    染匠艾皮·勾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论旅行的好处,理发师艾皮·绥果然被他说动了心,感兴趣...

  • 洗染匠和理发师01

    传说,古代的亚历山大城中有两个手艺人,一个是洗染匠艾皮·勾;另一个是理发师艾皮·...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7

    随即,哈里发、王后、马什伦和管家婆一齐走进屋来,见哈桑和他妻子都死了,两个尸体并...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2

    从前有个无赖汉,又穷又懒,一无所有。贫困使他饥寒交迫,走投无路,整日里苦闷到了极...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1

    从前,赫鲁纳•拉德执掌哈里发权柄时,有个商人的儿子,叫爱坡•哈桑。老商...

  • 乌木马的故事03

    次日清晨,太子又踏上旅程,赶往京城。一路走到城外,正准备进城的时候,守城的士兵拦...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