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阿拉伯神话 >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8

时间:2012-07-15 20:4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TAG标签: 一千零一夜 阿拉伯故事

哈·曼丁听了蛇女王讲罢的故事,感到惊奇、不可思议,对太子詹最后跟亲人团聚的结局,羡慕不已,因而触景伤情,勾起了浓浓的思乡情。他坚决地恳求蛇女王说:“求你开恩,派个助手帮助我,让我回家乡去,与家人团聚吧。”
一千零一夜,阿拉伯故事
 
  哈·曼丁听了蛇女王讲罢的故事,感到惊奇、不可思议,对太子詹最后跟亲人团聚的结局,羡慕不已,因而触景伤情,勾起了浓浓的思乡情。他坚决地恳求蛇女王说:“求你开恩,派个助手帮助我,让我回家乡去,与家人团聚吧。”
  “唉,亲爱的哈·曼丁!你难道不明白?一旦你回家后,只要进澡堂洗澡,就会要了我命,这是我性命攸关的大事。”
  “我向你发誓,回到家后,我终身不进澡堂,假若非洗澡不可,我也只在家中洗。”
  “你就是向我发一千一万个誓,我也不会相信你。因为你是人类,而人是最不守诺言的。你们的始祖亚当就曾对上帝发过誓,上帝多么信任他,不仅创造了他本人,还命天神们尊敬他、叩拜他,结果怎样?他还是违背了誓言,成为不讲信用的人。”
  哈·曼丁听了蛇女王的回答,失望极了,忍不住伤心痛哭不已。在一旁的蛇们觉得他很可怜,都同情他而陪着他掉泪,一齐替他向蛇女王求情,说:“求主发发慈悲,随便派我们中的谁送他回家吧,只要他发个毒誓,今后终身不进澡堂就可以了。”
  哈·曼丁当着众蛇的面,发下毒誓,保证回家乡后,终身不进澡堂洗澡。蛇女王果然改变了主意,指派一条蛇,命令道:“你送哈·曼丁回家去。”
  “遵命。”被指派的蛇愉快地同意了,并马上带领哈·曼丁离开蛇女王,走啊走,走完了遥遥旅程,最后从一口枯井下面钻出,把他送回地面。
  哈·曼丁返回地面,重见天日,欣喜若狂,趁天黑前匆忙回到城中,来到自己家门前,砰砰地敲门。
  他母亲应声开门,见儿子归来,不禁大叫一声,扑在他身上,失声痛哭。他妻子听见婆婆的哭声,赶快跑出来一看,见是丈夫回家来了,兴奋极了,忙问候、祝福他,并吻他的手。
  他们母子、夫妻久别重逢,欢天喜地地走进屋去,刚一坐定,哈·曼丁急急忙忙向母亲打听以前和他一起上山打柴、让他困在库藏中的那些伙伴的消息。
  他母亲告诉他说:“当天他们全部来见我,并对我说,你在山里让狼吃了。现在他们都做买卖、当老板了,日子过得挺宽裕的。我们婆媳二人的生活,全靠他们接济,这么多年来从不间断。”
  “妈,你明天去找他们,就说我回来了,请他们来聚一聚。”
  第二天,哈·曼丁的母亲照儿子的吩咐,挨家去请他昔日的伙伴们,对他们说:“我儿子回来了。你们到我家去和他见见面、谈谈话吧。”
  “好吧。”他们答应着,但彼此面面相觑,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后来,他们每人送哈·曼丁母亲一套绣金绸衣裳,说:“这几套衣服请带给你儿子吧!请你转告他,明天我们一定到府上拜访他。”
  “行,就这么办吧。”哈·曼丁的母亲告别他们,回到家中,把他们赠送的衣服交给儿子,并解释了原因。
  那几个从前的樵夫,听了哈·曼丁平安归来的消息,便坐卧不安,进退为难,无奈之下,只好邀请几个生意场中德高望重的同行,向他们请教,商量解除困难的办法,讲明他们与哈·曼丁过去的交往以及侵占他权利的原委,最后说:“现在我们对哈·曼丁该怎么办呢?”
  “你们每个人应该把财产各分给他一半。”同行们开诚布公地替他们出主意,想办法。他们都同意同行们的建议,于是每人带着自己钱财的一半,相邀着来到哈·曼丁家中,亲热地问候他,吻他的手,把钱财递给他说:“收下吧!这是我们发的那笔横财中你应得的一份。现在我们都来向你陪罪道歉。”
  哈·曼丁接过钱财,欣然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没关系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了的,我们无法逃避。”
  “请吧!我们陪你散步、聊天,然后上澡堂洗澡。”
  “不用了。我发过誓,终身不上澡堂去洗澡。”
  “既是如此,那就上我们家里去玩,做我们的客人吧。”
  “好的。”哈·曼丁高兴地接受伙伴们的邀请,去他们家里作客。
  同伴们把哈·曼丁视为上宾,每人轮流着款待他,大家在一起玩乐。他们亲密无间,快快乐乐地过了七天,才吃完一轮。后来,他凭着手头的钱,一跃而成为既有产业又有铺子的富商,城中的生意人都来巴结他。他把他的经历和遭遇讲给他们听,大家艳羡极了,推他为商界的首领。从此他过着衣食不愁的幸福生活。
  一天,哈·曼丁有事出门,从澡堂门前经过,澡堂老板见了他,分外亲热,赶忙上前问候、拥抱他,说道:“请吧,请吧!进澡堂洗个澡吧!让我好好的服侍你,替你擦一擦背。”
  “实在报歉,我发过誓约,终身不进澡堂洗澡。”他果断地回绝了老板的邀请。
  老板不高兴了,于是大发誓愿,说:“你要是不进我的澡堂洗澡,我会休掉我的三个老婆。”
  哈·曼丁听了老板的誓愿,感到窘迫,左右为难,说道:“兄弟,你难道要让我的儿子变成孤儿吗?难道要让我家破人亡吗?”
  澡堂老板并不理会这些,只顾俯身吻哈·曼丁的脚,说道:“请你进澡堂洗澡,实在是出于我内心对你的敬意,如果因此发生什么事情,让我一人承担好了。”
  于是,澡堂中的几个仆役和老板一齐动手,推推搡搡,硬把哈·曼丁弄到澡堂里,替他脱光衣裤,然后送入浴室。
  哈·曼丁靠墙而坐,刚开始洗头,只见二十个莽汉冲到他面前,恶狠狠地对他喝道:“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坏蛋!居然敢与国王作对,起来!跟我们去见国王。”
  他们嚷叫着,把哈·曼丁看管起来,同时派人进宫去报信。
  不久,国王的一个大臣,带着六十名随从,骑马来到澡堂中见哈·曼丁。大臣问候并祝福他,说:“非常欢迎你进宫去逛逛。”
  于是,国王的大臣盛宴款待哈·曼丁。饭毕,大臣又吩咐赏他两套华丽衣裳,每套衣服值五千金币。然后和哈·曼丁谈话,大臣说:“年轻人,告诉你,我们的国王是波斯君王,统辖着七洲的辽阔地域,但他不幸身患绝症,无药可治,奄奄一息。据古书记录,国王的命掌握在你的身上,只有你能治好他的病。今天你来,真是有缘,这是上帝的恩典呢。”
  大臣说完,和心腹一起,带哈·曼丁走进国王的寝宫。
  哈·曼丁听了大臣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怀着好奇的心情随他们而行。走完七道宫门后,才进入寝宫。只见国王躺在床上,脸上遮着面纱,呻吟不已。陪伴他左右的是成百的郡王和上千的酋长,他们都端坐在金交椅上,身后站着全副武装的侍卫。
  哈·曼丁哪见过这么威严的场合,竟一下让国王的气势派头吓傻了。他忐忑不安地走到龙床前,跪下去吻了地面,恭敬万分地替国王祈祷。之后,宰相走过来接待他,让他坐在国王右边的金交椅上,摆出筵席。在坐的王公大臣、文武百官和他一起用餐。宴毕,大家洗过手,又各就各位,这时,宰相慢慢地站起来,其他人也都肃然随他伫立。他走近哈·曼丁,对他说:
  “只有你能为国王治病,所以我们都愿为你效劳。你要什么,我们都拿给你,即使你想分享一半国土,我们也会同意。”
  他说完牵着哈·曼丁的手来到床前。
  哈·曼丁撩开国王的面纱,见他气息奄奄,只剩游丝般的一口气,不禁深感绝望,认为救活国王的希望很渺茫。宰相又吻哈·曼丁的手,说道:“我们让你替国王治病,你的一切要求我们都可以立刻满足,治好国王的病是我们找你来的最终目的。”
  “我虽然是先贤多尼尔的子嗣,可非常惭愧,先父的事业,我一点也没继承下来,因为我不过仅读过三十天书,对医学一点也没涉及。如果我真有一技之长的话,自然乐于从命,替国王治好病的。”
  “你别太自谦!我们知道你的医术高深,各国的大夫们都望尘莫及,所以治愈国王的病,非你莫属。”
  “我根本不知道国王得的是什么病,也不懂开药方,让我怎么治疗呢?”
  “国王需要服用的药,全在你手里。”
  “如果我真有这样的药,我会奉献给国王的。”
  “国王需要服用的药,你最明白不过了。实话对你说吧,他所需要的药就是蛇女王。你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你曾见过她,跟她在一起呆过。”
  哈·曼丁听了宰相之言,方才明白个中缘由,这全是因他擅进澡堂惹下的大祸。他追悔莫及,痛恨自己不守誓言,无奈之余,只好勉强抵赖,说:“国王需要服用的药怎么会是蛇女王呢?我从来不认识她,听也没听过这个名称。”
  “你别抵赖!我们有证据证明你认识她,你跟她在一起住过两年呢。”
  “我真的不认识她,也从没见过她。这桩奇事我还是头次从你们嘴里知道。”
  宰相拿来一本古籍,翻开细看了一番,然后才念道:“蛇女王将同一男人相遇。此男人在王宫中停留两年后返回地面。之后,此人若进澡堂洗澡,其肚皮的颜色必会变黑。”宰相念完,对哈·曼丁说:“你自己看看你肚皮的颜色吧!”
  哈·曼丁拉开衣襟一看,见自己的肚皮果然呈现黑色,可他强辩道:“我的肚皮生来就是黑色的。”
  “我早就派人在每家澡堂窥探洗澡的人,若发现肚皮变黑的,立即来向我报告。你洗澡的时候,他们发现你的肚皮变黑,就前来报告了我。今天可让我碰见你了,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现在你唯一要做的是:告诉我们你是从什么地方回到地面来的?你只须指出那个地方,就让你回家,我们可以捉到蛇女王。要捕捉她,我们这儿大有人在。”
  听了宰相的这番话,在场的王侯将相一哄而起,威胁哈·曼丁,逼他指出蛇女王的住处。哈·曼丁百般懊悔不该进澡堂,自怨自艾。他仍然辩解道:“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事,从没听过那样的事。”
  宰相眼看软的不行,便决心来硬的,对他酷刑拷打。他们脱掉哈·曼丁的衣服,重重地鞭笞他,他被打得死去活来,差点被打断气。拷打得差不多了,宰相才又对他说:“我们证据在手,证明你知道蛇女王的住处,你为什么要否认呢?快告诉我们你回到地面的那个地点吧,我派人去捉她,决不会连累你的。”
  接着,宰相装出善良的模样,扶起他,又赏他一套价值极贵的衣服。
  哈·曼丁禁不住宰相的软硬兼施,不得不投降,无奈地说道:“好吧,我把那个地方指给你们看。”
  宰相兴奋极了,立刻吩咐备马,带臣僚们随哈·曼丁出发。哈·曼丁骑马在前面带路,一路奔波,来到山脚下,他跳下了马。哈·曼丁长吁短叹、抽抽咽咽地带他们进入山洞,来到库藏旁。
  他说:“我就是从这里回到地面的。”
  宰相席地坐下,焚香点火,然后喃喃不绝地念起咒语来。他不仅是个精通风水的阴阳先生,而且还是个老谋深算的魔法师。他每念一道咒符,便添一些香。当他念完三道咒府后,才得意洋洋地大声吼道:
  “蛇女王!快出来吧。”
  随着宰相的吼声,库藏侧面的一道大门自动开启,接着传来霹雳似的声响。
  这山崩地裂的响声,震昏了一大群人,还有的人当场吓死。不久,从大门里走出一条象一般大的巨蛇,眼和嘴里喷出许多火团,它的背上驮着一个镶满珠宝玉石的赤金盘,盘中坐着的正是人面蛇身、金光四射的蛇女王。
  她摇头左顾右盼,犀利的目光一下子盯在哈·曼丁身上,她潸然泪下地凄然叹道:“哈·曼丁哟!你这不守誓言的人,你害得我好苦啊!你不是发誓终身不进澡堂吗?你的良心到哪儿去了?唉,算了,算了,怪你也没用,反正这是前生注定的事情。看来上帝安排我非死在你手里不可,显然是要用我的命去换国王的健康呀。”
  哈·曼丁听了蛇女王的责怪,哑口无言,惭愧得掩面痛哭。
  狡诈的宰相听了蛇女王的话,想伸手去捉她。蛇女王义正辞严地喝道:“住手,你这讨厌的家伙!你敢动手,我吹口气,就会让你化成灰烬。”接着她回头呼唤哈·曼丁,说道:“你来吧,把我放在你们带来的那个盘子里,然后顶着我走吧。反正命中注定我要死在你手上,我无法逃避。”
  哈·曼丁按照蛇女王的指示,把她举起来,放在盘中,顶在头上,然后下山。
  在回城的路上,蛇女王悄悄地跟哈·曼丁说话,她说:
  “哈·曼丁,你虽然违背誓言,干了这种不道德的坏事,因为这是命运的安排,我不能全怪你。我要忠告你几句话。你听我说吧!”
  “蛇女王啊!有什么话请讲。我对不起你,无论你吩咐什么,我都会照办的。”
  “你把我带回相府,宰相会让你杀我,把我剁成三截,你可千万别照办,推说你不会杀蛇,让他亲自动手杀我吧。等他把我剁成三截后,会听到国王召他进宫的命令。临行前,他会把我装在一口铜锅里,把锅放在炉子上,然后,他会对你说:‘哈·曼丁,你来煮蛇吧!记着:水开之后,你用勺子把汤上的沫子舀出来,装在我给你的瓶子里,冷后你可喝掉它,不骗你,喝完后它可使你百病自除。然后,你又煮,等汤里起了第二次浮沫后,你再把它们舀进另一个瓶子里,千万别动,等我回来喝,我喝了也会治好我身上的各种疾病。’
  他动手前一定会给你两个瓶,你照他说的办。等水第一次开时,你把汤中的浮沫舀起来,装在第一个瓶子里,不过,你千万别听宰相的话喝掉它;你要做的是继续煮,等第二次汤中漂起泡沫时,你把它舀进第二个瓶子里,冷却后,你喝掉第二次汤中的泡沫。你懂吗?这第二个瓶的泡沫你喝下后,会灵魂开窍,一下子成为无师自通的学术泰斗!
  宰相回来向你索要第二瓶泡沫喝时,你只管把第一个瓶子里的东西给他喝,你会看清楚的,他决不会有好结果。
  最后,你把煮熟的蛇肉放入一个铜盘,送进宫给国王吧。你先拿块肉让国王吃,然后用纱巾盖住他的脸,等他睡到中午,你再给他喝一杯酒。哈·曼丁,请照我的吩咐去做,千万别粗心大意,这样你会治好国王的病,得到善报的。”
  哈·曼丁边走边听蛇女王的叮嘱,一直到城里,来到相府门前。
  宰相吩咐哈·曼丁:“随我来吧!”
  他俩进入府中,其余的人马各自散去。
  哈·曼丁小心翼翼地把顶在头上的蛇女王放下,舒了一口长气,宰相又立即吩咐他:“替我宰掉蛇女王!”
  “我从来没杀过蛇,我不会杀。如果你一定要杀她,你自己杀吧。”
  宰相毫不犹豫地把蛇女王从盘中拿出来,一刀结果了她的性命。哈·曼丁不忍看宰相的暴行,禁不住伤心流泪。宰相却没事似的笑了起来,骂道:“你这个胆小鬼!杀一条蛇,有什么好哭的?”他哈哈大笑着把蛇女王剁为三截,盛放在一口铜锅里,刚放在炉上,准备点火时,国王的钦差大臣突然赶到,对他说:
  “国王召你马上进宫听命。”
  “遵命!”宰相慌忙站起来,拿出两个玻璃瓶递给哈·曼丁,吩咐道:“你来煮蛇肉吧!水煮开后,汤中漂起沫子时,把它舀出来,装在这两个玻璃瓶中的一个里,冷却后,你喝掉它,你身上百病皆除。然后,你继续再煮,第二次汤中漂起浮沫时,又把它舀出来,装在第二个玻璃瓶中,别动!等我回来喝。因为我腰痛,喝下它,兴许会治好。”
  宰相说完,跟钦差大臣进宫去了。
  哈·曼丁依言生火煮蛇肉,仔细等到水开后汤中漂起浮沫,便舀出来,分装在两个瓶子里。后来,蛇肉也煮熟了,他把它装在盘子里,吹灭了火,静等宰相回来。
  不久,宰相急急忙忙赶回家中,劈头便问:“你怎么做的呀?”
  “照你吩咐做的。”
  “第一个玻璃瓶中的浮沫呢?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全部喝了。”
  “我看不出你的身体有变化呀?”
  “唉!相爷,我全身上下火烧火燎地,热得不行了。”
  “快把第二瓶浮沫给我。也许它能治好我的腰疼!”狡诈的宰相遮掩着他的歹意。他把第一瓶浮沫当第二瓶浮沫毫不犹豫地全部倒进嘴里,一口咽下肚去。但是,他刚喝完,瓶子就落到地上,他的身体逐渐肿胀起来,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地倒地身亡。他的下场,正是恶人的结局。宰相害人终害己,他的下场正如古人所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哈·曼丁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不敢喝第二瓶浮沫,怕中毒。后来他想起蛇女王的嘱咐,心想道:“如果第二瓶浮沫有毒,宰相是不会让我留给他喝的。”于是喃喃自语道:“上帝保佑!我决心喝了它。”
  哈·曼丁果断、勇敢地喝完了第二个瓶中的浮沫,奇迹出现了:上帝使他心中涌出无限的智慧,替他揭开增长知识的慧眼,他茅塞顿开,心情舒畅,感到快乐至极。
  他把蛇肉盛在铜盘中,端着走出相府。
  途中,他抬头望天,一眼便看穿了七层天,苍穹中的一切尽览无余;银河宇宙系统的复杂天象,诸如天体运行、行星和恒星等错综复杂的现象,罗列在他眼前。他由此受到启迪,马上成为精通几何、占星、天文、数学的大学者,从而对蚀月蚀和宇宙变化的各种原理,都了若指掌;继而他低头看地,地面上的植物、埋在地下的矿藏,都映入他的眼帘,他由此受到启迪,一下变为精通医术、炼丹、点金等法术的大师,从而具有了点铁成金、点石成银的魔力。他踌躇满志来到王宫中,在国王面前跪下去吻了地面,然后不紧不慢地向他报告,说:
  “宰相不幸丧命,愿陛下不要悲伤,并祝陛下万岁万万岁!”
  国王惊闻宰相去世的消息,非常悲伤,忍不住伤心痛哭。陪侍左右的王侯将相,也因宰相之死而悲哀哭泣。国王追问宰相猝死的原因,说道:“宰相刚才还好好的在我身边,他返回相府去,看看蛇肉煮熟没有,好给我取来吃,怎么突然就死子?这是为什么?他究竟碰到什么大祸了?”
  哈·曼丁把宰相回家喝了浮沫,身体浮肿、肚子肿胀而死的情况,原原本本叙述了一遍。国王听了,忧心忡忡,叹道:“宰相死了,我该怎么办呢?”
  “陛下不必着急,”哈·曼丁说,“我可以替你治病,包管你三天后复元。”
  国王情绪好转,欣然说道:“只要能治好我身上的病,就是花几年工夫,我也不会在乎。”
  哈·曼丁立即行动,把盛蛇肉的盘子放在国王面前,先拿一截蛇肉喂他,然后让他躺下睡觉,并拿一块纱巾盖在他脸上,这才坐在床前,专心等候。国王一觉从早上睡到中午,蛇肉已经在他肚子里消化了,哈·曼丁便叫醒他,给他一杯酒喝,然后又让他睡去。
  第二天清晨,国王醒来后,哈·曼丁又给他吃了一截蛇肉,让他再睡觉,继而又给他酒喝。
  如此,接连三天之内,国王吃完三截蛇肉,结果药显奇效,他的皮肤逐渐干瘪下去,遍体的结痂全都脱落,浑身大汗。此时,他的疾病已经痊愈,健康复元了。哈·曼丁暗自欢喜,说道:
  “陛下必须上澡棠去洗澡。”
  于是他陪国王上澡堂去,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
  国王回到宫中,精神焕发,神气十足,身体结实精壮如铁塔一般,不仅病体康复,元气也完全恢复了。他高兴地穿戴起华服美饰的衣冠,坐在宝座上,让哈·曼丁坐在身旁,一起进餐。
  为了庆贺国王沉疴全除,举国上下,欢腾一片。朝中的文武百官济济一堂,朝拜、祝愿,热闹极了。礼仪结束后,国王对众臣宣布:“亲爱的大臣们,这位就是妙手回春,替我根治疾病的哈·曼丁!我任命他为宰相。今后你们一定要听命于他,拥戴他,就等于拥戴我本人,不可违抗他的命令。”
  “遵命。”群臣起立,同声答应着国王的话,他们涌到哈·曼丁面前,亲切地吻他的手,问候他,祝贺他荣升宰相。
  国王赐给哈·曼丁一套缀满名贵珠宝的华裳,缀在衣服上的每颗宝石,至少也值五千金币。还赏他三百名男仆、三百名美丽的女仆、三百名埃塞俄比亚姑娘、五百匹驮着财帛的骡子和无数和家畜,不胜枚举。此外国王还让文臣武将、绅士和老百姓给他纳贡。
  哈·曼丁在群臣的簇拥下,骑马来到国王送给他的官邸中。他正坐在中堂,一一接受群僚的祝贺。文武百官纷纷前来晋见、献礼,他们都谦卑地恭维他,吻他的手,讲一些吉言。哈·曼丁的母亲和好友们听见他升官发财的消息后,赶忙前来祝福他,对他因祸得福的好命运艳羡不已;同样,过去那些和他一起砍过柴又改行经商的樵夫们,也接踵而至,为他贺喜。不久,他又带领部下,去抄了前任宰相的家,将他的财产收归己有。
  哈·曼丁前半生受尽磨难,可上帝有眼,终于让他摆脱愚昧,一跃而成为精通医理、天文、几何、占星、炼丹、点金、招魂等学术的大师,加之位高爵显,因而天下闻名。
  一天,他跟母亲闲谈,问道:“妈呀,我父亲活着的时候,是一代宗师。请告诉我,他老人家死后,遗留了什么典籍、什物没有?”
  他母亲听了儿子的询问,起身拿出一个匣子,递给他,说道:“你父亲的典籍,总共只遗留下装在这个匣子中的五页残卷。你拿去仔细看吧!”
  哈·曼丁打开匣子,取出里面的残书,读了一遍又一遍,感觉意犹未尽,又追问道:“妈,这五页书只不过是一本书籍的某部分,其余的哪儿去了?”
  “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曾带着全部藏书外出旅行讲学。不料,船在航行中遇险,船沉了,他的书也掉入海底。上帝保佑,你父亲他幸免于难,身边仅有五页书未散失。他带着这五页书回到家时,我已怀有身孕。他对我说:‘亲爱的,这五页书,你好好珍藏起来。如果将来你生下的是个儿子,等他长大后问起我的遗产时,你就把这五页书拿出来交给他,告诉他,他父亲的全部遗产就是这残存的几页书,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哈·曼丁从母亲那里,了解了他父亲的身世。他感慨万千,如获至宝地从母亲手中接过五页残书,作为传家之宝。他时常感伤父亲的一生,时时研读父亲遗下的残书,从中领悟学术和知识的真谛。哈·曼丁埋头苦读,终于成为当代的学术大师。他官高爵显,为人正派,过着悠闲、幸福的生活,直到晚年逝去。
本文来源:【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8

本栏目相关文档:

洗染匠和理发师02 洗染匠和理发师01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7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6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5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4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3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2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1 乌木马的故事03
乌木马的故事02 乌木马的故事01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7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6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5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洗染匠和理发师02

    染匠艾皮·勾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论旅行的好处,理发师艾皮·绥果然被他说动了心,感兴趣...

  • 洗染匠和理发师01

    传说,古代的亚历山大城中有两个手艺人,一个是洗染匠艾皮·勾;另一个是理发师艾皮·...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7

    随即,哈里发、王后、马什伦和管家婆一齐走进屋来,见哈桑和他妻子都死了,两个尸体并...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2

    从前有个无赖汉,又穷又懒,一无所有。贫困使他饥寒交迫,走投无路,整日里苦闷到了极...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1

    从前,赫鲁纳•拉德执掌哈里发权柄时,有个商人的儿子,叫爱坡•哈桑。老商...

  • 乌木马的故事03

    次日清晨,太子又踏上旅程,赶往京城。一路走到城外,正准备进城的时候,守城的士兵拦...

网络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