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神话主页 > 阿拉伯神话 >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5

时间:2012-05-25 14:0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TAG标签: 一千零一夜 阿拉伯故事

国王实现他的诺言,召集民工,大兴土木,在御花园中替佘睦瑟建筑宫殿。詹暗地里叫匠人凿空一块白云石,把佘睦瑟的羽衣藏在里面,然后把这块石头用作新建宫殿的基石,埋在地下。
一千零一夜,阿拉伯故事
 
  国王实现他的诺言,召集民工,大兴土木,在御花园中替佘睦瑟建筑宫殿。詹暗地里叫匠人凿空一块白云石,把佘睦瑟的羽衣藏在里面,然后把这块石头用作新建宫殿的基石,埋在地下。
  宫殿准时完工,屋内装饰得富丽堂皇,显示着巧夺天工的美,一切都无可挑剔了,国王这才在宫中替太子詹和佘睦瑟举行隆重的婚礼,大摆宴席,热闹非凡。当天,佘睦瑟刚走进宫殿,就闻到她那件羽衣的气味,暗中查找到它的所在,决心要得到它,因此耐心等到深夜,詹睡熟以后,才悄悄地走出洞房,来到石桥下面,把那个空心石头挖出来,撬掉封口铅,拿出羽衣穿上,展翅飞上屋顶,大声对守夜的人说:
  “你们给我请太子詹来,让我向他告别吧。”
  仆人把詹叫醒并报告了这件事,詹忙跑出来,见佘睦瑟身穿羽衣,站在屋顶上,很吃惊,说:“你要干什么呀?”
  “亲爱的,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我不顾一切地爱着你。我送你回到家乡故国,让你们合家团聚,感到无限欣慰。如果你也能不顾一切地爱我,那请到赵赫尔·台库尼城堡里去找我吧。”
  她说完,展翅高飞了。
  詹急得手足无措,又惊又怕,倒地昏迷了过去。
  仆人赶忙奔往王宫,向国王报告。国王哭着连夜乘马赶到御花园,看到太子詹昏迷在地,认为他是太爱佘睦瑟,所以才气昏死的,于是向他脸上洒蔷薇水进行抢救。詹慢慢苏醒过来,睁眼见国王坐在他身边,一下子想起了飞走的娇妻,难过得放声大哭。
  国王问道:“儿啊!你怎么了?”
  “父王,我实话跟你说吧,佘睦瑟是一个仙女,她太美了,我对她一见钟情,爱她爱得发疯了。我藏了她的一件羽衣,没有那件羽衣,她是飞不起来的。那件羽衣被我装在一个凿空的石头里,并用熔铅封口,再把石头埋在宫殿的墙角下面。可是她最终找到了那石头,找到了羽衣。她穿上羽衣,飞上屋顶,对我说:‘我爱你,已经把你送回家园,送回父母身边。如果你也爱我,请到赵赫尔·台库尼城堡去找我。’说完后,展翅飞回去了。”
  “儿啊,别发愁!我们可以找国内的商人和游人,打听那个城堡。打听好地点后,我们就去那个城堡,见到佘睦瑟双亲后,求他们把女儿许配给你。但愿上帝会助一臂之力,诸事如意。”国王安慰他,找来手下官员嘱咐道:“你们去把城中的商人和游人叫来,向他们打听一下赵赫尔·台库尼城堡的情况。如果有人知道那个城堡并说出它确切地址,赏给他五万金币。“
  “是,遵命。”
  四个大臣齐声答应着告退出去,尽心尽职地执行命令,立即找那些常往外地经商的生意人和经常出门远游的旅行者,向他们打听赵赫尔·台库尼城堡的地址。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所有的行商和旅行者都问过了,可是就没人知道那座城堡的地址。没办法,他们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报告这一结果。
  国王听了大臣的报告,失望极了,但他不灰心,不放弃,积极想办法。于是一面派大臣到民间挑选向个美似天仙、能歌善舞的妙龄女郎,让她们陪伴太子,想使他沉迷进去,忘掉远方的妻子,另一方面派一批人到邻近地区明察暗访,探听赵赫尔·台库尼城堡到底在哪里。
  他们历尽奔波,经过两个月的打探,却毫无进展,谁都不知道赵赫尔·台库尼城堡在什么地方。他们最终只得败兴而归,将实情告之国王。
  国王费尽心思,却始终察访不出赵赫尔·台库尼城堡的所在,真是穷途末路,一筹莫展,气得长嘘短叹,痛哭失声。他悲伤之余,信步来到御花园的宫殿里,只见太子詹已沉溺于歌舞脂粉之中,但他的心却因牵挂着佘睦瑟而萎靡不振,形容枯槁。
  他疼爱儿子,好言安慰他:“儿啊!虽然至今还没察访出赵赫尔·台库尼城堡的所在,可是我已经给你找来比佘睦瑟还美丽的女子了。”
  太子詹听了此言,甚感失望,眼泪汪汪地道:
  “对她的恋情至死不渝,
  在等待中我已变得麻木不仁。
  我痴心地忠于爱情,
  为此衣带渐宽、心儿憔悴。
  离别的烈焰烧灼我的躯体,
  命运何时让我与心上人团聚?”
  俗话说得好:“祸不单行”。国王正为太子詹的事情而忧心如焚,茶饭不思之时,突然又有大敌来犯。
  原因是这样。国王塔义睦曾一度恃强侵犯印度,烧杀掳抢,无恶不做,自此同印度结下世仇。而当今的印度国王凯腓严整军纪,厉兵秣马,一跃而成为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强国。他手下的一千个酋长,每人管辖着一千个部落,每个部落拥有四千骑士。他有四位贤能的文臣和许多骁勇的武将,士卒之多,堪称全民皆兵。他统域下的一千座大城,每城都建有上千的城堡。正当此兵精粮足、国力鼎盛之时,看到国王塔义睦因溺爱儿子而不理朝政,国力渐弱,且目前因太子詹的婚姻大事而忧心忡忡,便认为是复仇的大好时机,所以断然召集群臣,告之他们,道:
  “众卿家还记得吧,从前卡彼勒国王塔义睦侵犯我国,杀我父兄,抢我财产,将我们的衣食财物洗劫一空。他还杀害你们的亲戚,你们的家眷也被俘虏。我打听到这个国王溺爱太子詹,不理国政,国力已很空虚,此乃我们报仇雪耻的大好时机。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备好粮草车马,披挂上阵,大军讨伐卡彼勒,取塔义睦父子首级,占领他的国土。事关报仇大事,谁都不得掉以轻心,麻痹大意。”
  “臣等明白,遵命。”
  文臣武将齐声领旨告退,积极分头备战,预备兵马粮草,并调兵遣将。
  经过三个月的充分准备,万事俱备了。国王凯腓这才统率三军,高举旌旗,擂响战鼓,军号齐鸣,浩浩荡荡地出师征讨,一鼓作气地越过边界,侵入卡彼勒境内,烧杀掠抢,无恶不作。
  坏消息传到京城,国王塔义睦听了,甚为恼火,立即召集文臣武将,跟他们商讨对策说:“印度国王凯腓带领大队人马侵入我国境内,要跟我们开战,他此番来势凶猛,兵马无数。众卿对此事不知有何高见?我们该如何应敌?”
  “启奏国王陛下,”臣僚们齐声回答,“臣等以为理应调集我国精兵强将,将侵略者赶出国境。”
  “那就备战吧!”国王决定出兵迎敌。他发给部下盔甲和各式兵器,命令他们积极准备,迎接战斗。
  将相们遵从国王之令,集结大军,高举旌旗,擂响战鼓,吹奏军号,在国王塔义睦率领下,浩浩荡荡出师讨敌。
  塔义睦的大军连续跋涉,开至边境地带,在距敌人不远的宰赫兰山谷中驻扎下来。国王塔义睦给国王凯腓下了战书,盖上印,封起来,派一个使臣送往敌营,并打发密探分头打探敌情。
  送信的使者怀揣战书,走进敌营,环顾四周,只见绸缎帐篷无数,绿绸旌旗迎风招展。当中有一顶红绸帐篷格外高大,非常显眼,周围站立着大批卫士。他走进那个大帐篷,一打听,知道是国王凯腓的军帐。他仔细观看,见国王凯腓坐在一张镶满珍珠宝石的交椅上,文臣武将分立两旁,八面威风,傲然不可一世。
  他知道自己找的正是此地,刚掏出战书,便有几个士兵来到他面前,接过他手中的信,并带他一起到国王面前,呈上那封信。
  国王凯腓拆开信,见上面写道:
  卡彼勒国王塔义睦致印度国王凯腓陛下:
  首先我得申明,你胆敢侵犯,实乃强匪所为。如果你是有父有母,有感情的人,且作为一国之君,是万万干不出这种恶劣勾当来的。你擅自侵入我国,抢劫财物,草菅人命,任意蹂躏无辜百姓,难道不是暴君、霸徒的行为吗?我若知道你胆敢侵犯我国土,势必发兵迎头痛击,绝不让你有机可趁,胡作非为。现在如果你弃恶从善,悬崖勒马,打消侵略的恶念,从我的国土上撤回去,这对你我来说都是万全之策。否则,那我们只有在战场上兵刃相见了!
  国王凯腓读了塔义睦国王的战书,随即写了一封应战书,让使臣带回去。
  使臣揣着回信,立刻赶回宿营地,跪在国王塔义睦面前,吻了地面,然后呈上回信,说道:“启禀陛下,臣下此去送信,见敌营中兵多将广,数不胜数,而且他们的援兵也十分充足。”
  国王塔义睦拆开回信,见上面写道:
  印度国王凯腓致书于卡彼勒国王塔义睦陛下:
  我大可正告你: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此耻不雪,势不罢休。您的江山和宝座将毁于一旦,进而老弱病残者必成刀下鬼,青壮男丁则会做我们的奴隶,方解我心头之恨。
  即日沙场相见,定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神威。
  国王塔义睦读了战书,愤怒至极,命宰相阿努·佐统率一千轻骑连夜偷袭敌营,攻其不备,来个首战告捷。
  “明白,臣遵旨。”宰相阿努·佐应诺,立即率领兵马出动,预备半夜时分奇袭敌营。
  无巧不成书,国王凯腓同样命令他的宰相突拉封率领五千骑兵,开进宰赫兰山谷,想偷袭国王塔义睦的营盘。宰相突拉封遵从命令,统率人马,向敌营进发,预备把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两支军队都抱着偷袭的想法,趁着夜色,各自艰难行进,直到半夜时候,才走了一半路程,不料在途中相遇,于是短兵相接,厮杀做一团,一直混战到日出时分。宰相突拉封的队伍伤亡惨重,有命活下来的也丢盔弃甲,逃回营地。国王凯腓见一群残兵败将狼狈不堪,大发雷霆,骂道:
  “没用的家伙!首战便损兵折将,败下阵来,你们该如何交待?”
  “启奏陛下,臣等随宰相突拉封出征,马不停蹄地向敌营进军,不料到半夜时候,半路上便在宰赫兰山谷附近,跟国王塔义睦的宰相阿努·佐的部队相遇而战。我军重重被围,只得跟敌人兵刃相搏,奋力厮杀,混战至天明。大战之后,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我军伤亡过半,损失惨重,活着的人马,又受到敌人的象队围追。当时战场上烟尘弥漫,敌我难辨,情势十分危急,臣等只得迅速撤回营地,如若恋战,势必会全军覆没!”
  国王凯腓听了败将们的申诉,勃然大怒,骂道:“你们这些胆小鬼,从此太阳不会再保佑你们了。它会严厉惩罚、诅咒你们的。”
  由于报仇心切,他立刻将全部人马集中,编为十五队,每队一万骑兵,由三百名骑象的酋长指挥。摇旗呐喊着开赴前线。
  宰相阿努·佐得胜凯旋而归,国王塔义睦甚感快慰,下令击鼓鸣号,庆祝胜利,然后统计了一下,总计此战牺牲了二百名英勇将士。于是国王决定,乘胜追击,调集大军,编为十队,每队十万人马,由选拔的一百名骑象的酋长,带队开往前线迎敌。
  两支大军对垒,人山人海,场面非常浩大,拥挤不堪,杀声震天,空气污染,烟尘弥漫;刀戈相见,越战越勇,越战越酣,从日出时分杀到太阳落山,才各自收兵回营。国王凯腓清点人马,共计伤亡五千之众,心中非常气恼。国王塔义睦清点部下,也有三千损伤,心里也不痛快。
  第二天,两军开至前线,重新对垒,都想此役一决胜负。
  国王凯腓激励部下,问道:“你们中可有谁愿冲出去打头阵,替大军突破一条血路?”
  声望甚高的酋长白尔库立刻响应号召,来到国王身边,纵身跳下象来,跪下去吻了地面,主动要求他出去打头阵。国王允许,他便一跃在象上,冲到阵前,挑衅地吼道:
  “谁敢和我交锋?谁不怕死就上啊!”
  国王塔义睦闻听此言,对身后的部下说:“你们有谁去跟他斗一斗?”
  只见一匹高头战马冲出队伍,马上将领下马跪下去吻了地面,向国王请求上阵与敌人一决高下。国王欣然应允,他翻身跳上马,冲到阵上,只听对方问道:
  “你是谁?胆敢小看我,单枪匹马出来交锋!快报上名来!”
  “我叫钻弗·本·凯姆理。”
  “哦,听说过你。小心点!这是将对将的交锋哩。”
  钻弗·本·凯姆理听了对方的警告,愤然抽出鞍下的锤矛,跟执剑的白尔库厮杀起来。二人各显神通,奋力拼杀,几个回合之后,白尔库对准对方的头颅,一剑劈下去,砍在他的盔甲上,并未击中要害。钻弗躲过这一击,反手一记,锤矛打在白尔库身上,打得他血肉模糊,贴身象背,顿时丧命。
  此时,国王凯腓阵中冲出一人,高声问道:“你是何方贼人,敢杀我哥哥?”边说边举起锐利的长枪,刺穿钻弗的铠甲,深深地刺入大腿。钻弗临机应变,抽出腰中宝剑,手起剑落,把白库尔的弟弟拦腰砍为两截,待他翻身落马,钻弗才插剑入鞘,勒转马头奔回营地。
  国王凯腓眼看白尔库兄弟二人连连失手惨死,气得要命,命令部下:“冲吧!你们冲锋陷阵,杀敌报仇吧。”同时国王塔义睦也一鼓作气,激励将士奋勇杀敌。
  于是两个阵营中,鼓号齐鸣,将士们剑拔弩张,一齐涌进战场,喊杀声、马嘶声、兵刃撞击声响成一片。将士们有的奋不顾身,有的瞻前顾后,有的吓得心惊肉跳,抱头鼠窜,临阵逃亡。双方势均力敌,斗志昂扬,因此彼此展开拉锯战,战士们打得难分难解。一场大战,直打得流血漂橹,尸首成山,直到太阳偏西,双方才鸣金收兵。
  国王塔义睦和国王凯腓收兵回营,各自清点部下,前者阵亡五千战士,折损旌旗四面;后者损兵折将六百名,遗失旌旗九面。于是两军休战,三天内互不侵扰。国王塔义睦趁此写一封信,派使臣连夜送给他的母舅国王冯·克勒补,要求速派援兵。国王冯·克勒补收到国王凯腓的求援信,随即部署兵力,亲身率领大军赶往增援。
  这天国王塔义睦正舒服地坐在帐篷中,突然有人来报:“启奏陛下,臣下见远方天空尘土飞扬,不知此事是吉是凶。”
  国王听到这消息,大吃一惊,即时派人出去打探消息。
  “遵命,陛下。”差人齐声应道,立刻领命而去。一会儿,他们急冲冲奔回帐中,说道:“启奏陛下,臣等前去探听消息,见烟尘弥漫处,出现打着七面旗帜的七支部队,每支部队有三千人马。他们一起开往国王凯腓的阵营去了。”
  国王冯·克勒补率领增援部队赶到国王凯腓阵营,问:“你怎么了?干吗大动干戈呀?”
  “莫非你不知道国王塔义睦跟我有血海深仇吗?我是来报不共戴天之仇的。”
  “愿太阳保佑你!”国王冯·克勒补祝福道,他高高兴兴的随国王凯腓走进帐篷。
  太子詹在御花园中有整整两个月没有见着他父亲。他远离自己的侍女们,茶饭不思,苦闷得要死。有一天,他问随从:“我父亲怎么样?干吗他不来看我?”随从把国王和印度国王凯腓之间发生战争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他听了说道:“给我备战马,我要亲自上前线面见父王。”
  “是,殿下。”随从回应着,不一会儿给他牵来一匹战马。
  太子詹牵着战马,想道:“现在我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我应该上犹太湖去。到了那里,上帝保佑让我碰见上次雇我替他做事的那个商人,说不定他会像第一次那样雇我。如果真能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他跨上战马,率领一千战士上路,扬言要开往前线,将士们信以为真,都交口称颂。
  他们马不停蹄地赶路,一直到日落,在一个大草原中宿营。当晚人马困倦,战士们倒头就呼呼大睡。太子詹趁部下睡熟,黑夜里悄悄起来,束紧腰带,跨上战马,孤身直奔巴格达而去。因为他曾听犹太人提起,巴格达城中,每隔两年便有一队客商去犹太城做生意,因此,他暗自打算:“我先往巴格达,然后跟客商结伙,一起上犹太城去。”他拿定主意,开始历尽千辛万苦,匹马单枪,义无反顾地向巴格达进发。
  第二天早晨,在草原中宿营的人马从梦中醒来,不见太子詹和他的战马,便到处寻找。他们找遍了附近的所有地方,却不见他的踪影。没办法,只好到国王塔义睦的阵营中,报告太子詹失踪的消息。
  国王怒不可遏,气得肝肠欲断,大发雷霆,把王冠摔在地上,绝望地说:“大敌当前,儿子又下落不明,内忧外患,实在没有办法,只求上帝开恩了。”
  大臣们纷纷劝解、安慰他,说道:“陛下,你忍耐吧!耐心等待,将来会有好结局的。”
  国王塔义睦赔了儿子又折兵,气愤不已,他心灰意懒,无心恋战,干脆撤退人马,紧闭城门,避免与国王凯腓冲突。战士们撤退下来,协助老百姓修整工事、检查武器、坚守城池,不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国王凯腓率领部队,来到城下挑衅,经过了几天几夜,对方却并不应战,闭门不出。他没办法,只好返回营地,安顿伤病人员,等候进攻时机。从此国王塔义睦与国王凯腓率领的两军没有发生大规模的血战,可是局部间的小冲突却不可避免,因而这种时战时休的局面,整整持续了七年之久。
本文来源:【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5

本栏目相关文档:

洗染匠和理发师02 洗染匠和理发师01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7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6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5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4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3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2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1 乌木马的故事03
乌木马的故事02 乌木马的故事01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8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7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6 哈曼丁的故事之太子詹流浪的故事4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洗染匠和理发师02

    染匠艾皮·勾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论旅行的好处,理发师艾皮·绥果然被他说动了心,感兴趣...

  • 洗染匠和理发师01

    传说,古代的亚历山大城中有两个手艺人,一个是洗染匠艾皮·勾;另一个是理发师艾皮·...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7

    随即,哈里发、王后、马什伦和管家婆一齐走进屋来,见哈桑和他妻子都死了,两个尸体并...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2

    从前有个无赖汉,又穷又懒,一无所有。贫困使他饥寒交迫,走投无路,整日里苦闷到了极...

  •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01

    从前,赫鲁纳•拉德执掌哈里发权柄时,有个商人的儿子,叫爱坡•哈桑。老商...

  • 乌木马的故事03

    次日清晨,太子又踏上旅程,赶往京城。一路走到城外,正准备进城的时候,守城的士兵拦...

网络传媒